“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从1月23日算起,武汉宣布封城已经大概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一时间,湖北乃至其中的任何一个城市,都成了闻之色变的词语,与湖北有关的人成了全国各地区无差别“歧视”的对象。

《“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封城后的武汉,图源于微博林晨同学Hearing

哪怕这些人早已离开湖北在外奔波已经多年;哪怕这些人仅仅是挂了一个鄂字头的车牌;哪怕这些人早已举家迁徙别地生活了半辈子。

“湖北人,离我远点”,似乎成了各地的潜台词。

疫情之下,严加防范无法苛责。但当下,全国如何看待湖北人,正如世界如何看待中国人。

半个月的时间,锌财经也寻访了诸多漂流在外的湖北籍人,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的故事或许应该被记录。

“过年没回过湖北,半夜被酒店赶出门”

常烨 湖北黄石籍

我是湖北黄石人,上一次回家还是国庆,原计划今年回家过年,已经订好了除夕当天的高铁票,但在出发前父亲给我打电话,表示家乡疫情太严重,让我别回去了,所以这次就一个人在杭州过年了。

1月29日,因为有些急事,要去南京处理。当晚十一点多,我到达南京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期间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大概进入房间5分钟后,前台打来电话说湖北籍人士都不允许在这里住,要给我强制退房。

如果要住在南京,必须去全市唯一指定的,只收湖北籍人士的酒店入住,但是只要住进去,必须待满14天才能出酒店,相当于集中隔离。

我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懵了,办理入住时我也给了身份证,当时也没有说什么,现在入住后直接要赶我走。

我下楼找酒店方面理论,质问为什么湖北籍不能入住酒店,自己近期也没有往来湖北的行程,但酒店方面的人说上面有规定,就是不能住。

既然不让住,那我走好了,但是酒店人员说不行,必须让我去南京集中隔离的酒店,向那边驻守警察说清楚,才能让我走。就这样,酒店方面派了人和我一起去了南京市定点收治湖北籍人士的酒店。

《“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集中隔离的酒店,图源网络

到了酒店,我一直和警察解释,自己只是湖北籍人员,已经很久没回过湖北,过年也没有回去。沟通了十多分钟后,他们说南京全市酒店肯定住不了,要住只能住集中隔离酒店。

我不愿意被隔离14天,在得到警察可以离开的许可后,凌晨直接拿着行李,去了南京动车站。到达后只有一个售票厅开门,里面位置也不多,我在地上坐了一晚,第二天买了六点多的早班动车,回了杭州。

1月30日回到杭州,当天下午我接到物业和公寓管家的电话,问我是不是湖北籍,让我在家进行自我隔离。

我真的很无奈,我也没有回去过,这个病也不是只要湖北人就会染上。但没人愿意听我,所有人都要我在家自我隔离,意思是不要出去传染给别人。

虽然我目前在杭州工作生活,但是几乎所有的家人、朋友都在湖北生活,他们的情况更糟糕,口罩买不到,有些朋友还看到附近的人一个个被抬走。

现在湖北都已经这样了,我们都已经这么难了,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赶我们,还要这样对我们。

“在外像‘瘟神’,就算死也要在武汉”

周欣 湖北武汉籍

春节假期去西双版纳旅游,是1月初计划好的行程,因为这次一个人过年,想着西双版纳暖和点,就规划了出游行程。

当时订票的时候,还没有新型冠状病毒的说法,只是听说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了疑似SARS的病例。

1月21日晚上,我从武汉直飞西双版纳,航班正常起飞,一切都像往常一样。

《“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图源网络

我没想到两天后,武汉宣布封城,如果早有消息出来,我也不会出来,让自己在外面被人排挤。

封城消息出来后,我也有自知之明,一直呆在民宿没有出来,但当时口罩快用完了,不得已我只能出来买口罩。

由于民宿在西双版纳景区内,当时途中路过一个佛像时,有人叫我帮忙拍照,他们手机像素不好,刚开始拍得照片不好看,我就用自己的手机给他们拍了。

拍完要把照片传给对方,就这样互加微信,加上后对方看到我地区显示湖北武汉,当时直接叫了一声:你是武汉人。

广场上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全部迅速往后退,有些人还尖叫地看着我,三米之内瞬间没人。我又不是病毒,现在抵抗的是病毒,又不是武汉人,当时特别尴尬地走了。

我没想到这次被另眼相看的经历,在之后成为常态。

原本住的民宿到期后,我需要在西双版纳另外寻找其他酒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小酒店,办理入住的时候可能前台没有过多在意。

第二天酒店方面得知我是武汉人,通知了当地派出所,并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上来敲门让我去防疫站做检查。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也配合他们下楼准备去做检查。

《“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集中隔离酒店进行消毒,图源网络

尴尬的一幕又出现了。我从房间走到大堂,酒店专门派人在我前面喷消毒水。我往前走,他边往后退,边喷消毒水,只要我走过的沿路都喷上了消毒水,一路上所有人都躲我很远。每个人看我都有种惧怕感,没有一个人敢和我讲话。

虽然防疫站检测结果显示一切都正常,但此后酒店人员也不敢来房间打扫卫生了,进来添加日常物品也匆匆忙忙,感觉我像是瘟神一样。

我真的不希望大家看到武汉人,像看到怪物一样,我其实也想回武汉,就算死也要死在武汉。

“本想出来享受生活,现在吃住都成了问题”

姜磊 温州籍常住武汉

我是温州人,因为工作原因常年生活在武汉,老婆也是武汉人。在1月20日之前,武汉市区戴口罩的人还非常少,当时相关部分没有说要警惕,公共场所也没有任何管制,根本没有任何风声。

当时我还经常和朋友聚会,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唯一得到的消息就是华南海鲜市场关闭了,仅此而已。

刚开始根本没有意识到会这么严重,所以我和老婆按原定计划去了洪湖市泡温泉。

1月21日晚上六点多,我们夫妻俩自驾从武汉市来到洪湖市,准备在外面放松一下。当时出城的时候,发现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但也不知道武汉即将封城。

《“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武汉市内戴口罩的人,图源于微博林晨同学Hearing

当晚出城的时候,高速出城口一直在堵车,原因是警察在量体温,但这个措施是临时性的,后面堵车越来越严重,也就没有继续检测每个人的体温,直接放行了。

本来我们准备23号回武汉,但没想到当天封城了。

这时候,我们也接到温泉酒店的通知,当地所有与旅游相关酒店要统一关闭。我们回不去武汉,酒店也不能住,只能另外找地方。因为有朋友在黄冈市,同时离武汉也很近,可以第一时间回武汉,所以我们选择去了黄冈。

到了黄冈市,当地暂时还没有对武汉人很排斥,我们还算顺利找到了酒店,但只住了一天,这家酒店也要关闭了,同时所在小镇开始进行交通管制,两边的路都封死了。

当时我开车想要直接回武汉,但是到了路口,已经有警察在把守了,有些当地人即使家在这里,也不能进出,根本没有一点通融的余地。

《“湖北人,离我远点!”丨特别报道》

各地实行封路,图源网络

没办法,小镇出不去,我们只能再找酒店。

这个时候,当地已经排斥武汉来的人,因为我的车牌是“鄂A”,很容易让人知道我们是武汉来的。

这导致大年初一当天,我和老婆一直都在找酒店收留,我也根本不敢把车停到酒店门口,都是停到很远的地方,用我的温州身份证去开房,老婆的武汉身份证根本不敢拿出来。

其实我们也知道自己是武汉来的,所以到黄冈市第二天,我和老婆一起去了镇上比较规范的医院,做了肺部CT之类的检查,显示都是正常。

恳求了四五家酒店后,一直没有愿意收留我们的,我们也不敢去麻烦朋友,还好最后终于找到一家小酒店愿意让我们入住。

不过疫情来得太凶猛,各地政策也在不断变化。1月30日,酒店老板接到通知,当地酒店也要被全部关闭。

如果连这个酒店都住不了,只能流浪街头了,还没有东西吃。我们只能恳求老板,保证一步都不踏出酒店,也不需要打扫卫生等服务,只要能让我继续住在这里。

当然我们也给老板看了医院出具的检测报告,好在最后老板同意让我们继续住下去,但明确说明不能出酒店,他会把大门从外面锁上,同时房费也要涨一倍。

住的问题解决后,我拜托朋友给我送来了电磁炉和面条,每天一日三餐就吃面条,到现在已经吃了七八天面条。

因为小镇现在全面封锁,朋友那边生活也很困难,我的物资也就能撑两天,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常烨、周欣、姜磊为化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