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事件后续:更多“吹哨人”遭中国当局打压

 

《李文亮事件后续:更多“吹哨人”遭中国当局打压》
©Getty Images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发展,中国每日确诊人数以千计。最早公开武汉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病逝后,愤怒之火在中文网络上爆发,再次引发了对中国言论自由的渴望。

数十位学者、律师实名联署发表公开信,要求改变现状。另外还有署名清华大学部分校友、复旦大学生物系部分校友的公开信在网络上流传。

然而打压言论的现象并未消减,口头警告、解除聘用、强制隔离等方式层见迭出,中国当局展开了新一轮的言论打压行动。

公开信倡言论自由

一封题为《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的公开信受到普遍关注。签署者包括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独立学者笑蜀、郭飞雄等。

公开信中写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开病毒肆虐的路,中国乃至世界为中国人丧失言论自由买单……惟有改变,才可望终结人祸;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否则,所有的悲愤,所有的泪水,终不免沦为泡沫。”

公开信的签署者提出六项诉求,包括:厚葬李文亮;把每年2月6日定为言论自由日;释放所有因思想、信仰、言论、政见和信仰遭受刑罚的公民并予国家赔偿;开放媒体自由报导和网路自由言论;开放民间自主救援;以及全面反思近年国内外政策。

签署者郭于华对BBC中文说,“这么大的事件难道还不值得引起注意吗?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好起来,因为限制言论自由本身就是一种灾难,不仅是在掩盖灾难,而且是在制造灾难。这个情况必须要有所改变。”

另一位签署者、学者郝建对BBC中文说,“许章润和其他朋友已经给我们做出了那么好的榜样,最关键的是,眼下这件事对中国百姓人命关天,我认为提出自己的看法,不管对错,都是责无旁贷的。”

当局禁令频出

一些公开信的签署者收到当局警告。

学者郝建说,他所在的单位最近通过短信和电话警告他,明确表示以后不让参加这类行动。

郝建说,“(对方)说有什么意见应该走正规渠道。我说,给国务院、全国人大写信都不是正规渠道,那什么才是正规渠道呢。”

郝建赞扬许章润于本月初发表的文章《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通过转发文字、截图、文件等方式尝试发布微信朋友圈,“跟腾讯斗来斗去”。他的微信号不久被封。

许章润在文章中写道,“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和只对上负责的“制度性无能”,特别是孜孜于“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亿万国民于水火的政体道德性败坏,致使人祸大于天灾,在将政体的德性窳败暴露无遗之际,抖露了前所未有的体制性虚弱。

他说,“人祸之灾,于当今中国伦理、政治、社会与经济,甚于一场全面战争。”

该文在社会上广传。

许章润的几位朋友怀疑许章润现已遭到当局限制。其中北京出版人耿潇男称,许可能遭到软禁。

她对BBC中文说,这几天与许的联络非常不通畅,只能收到有限回复。她回忆,2月8日晚近10点,许章润在微信中称,别在这里说话。随后还称,“门口有俩人”。

《李文亮事件后续:更多“吹哨人”遭中国当局打压》
©Getty Images

耿潇男说,“这种应对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言语、通信和行动是受控状态。”

郭于华教授在接受BBC中文的访问时说,许的微信被禁言8天。问到许目前的状况,郭寥寥回应说,“他在家,还好。”之后便不再多言。

失联的公民记者陈秋实

令有公民记者陈秋实失联,受到广泛关注,被认为是当局打压言论自由的另一佐证。

曾任律师的陈秋实在1月24日大年初一凌晨抵达武汉。他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参观了该市各大医院、殡仪馆和临时隔离病房,并在网络上发布自己录制的报道视频,声称“要把疫情真相传出去”。

2月7日凌晨,陈秋实的Youtube账号上发布他母亲的视频,称儿子失联。陈母在视频中说,“儿子前一天告知要去方舱医院,从晚上七八点到凌晨两点都处于失联状态。”

陈秋实的好友徐晓冬当日通过网络直播称,陈秋实已经被当局以担心感染为由强制隔离,但不知实际位置。

陈秋实在失踪前两天刚刚接受过BBC的访问。他在访问时说,曾有地方公安通过电话联系到他和他的家人,称“不要做不实报导”。

不过,他说主要的心理压力并不是来自政治,而是担忧受到病毒感染,以及感染后无法得到及时救治。

陈秋实说,“这两天我心里压力很大,主要并不是来自政治压力。在这个地方,病毒的感染性还是很强的,我们又经常去医院这样感染源比较多的地方,也经常看到尸体,看到严重的感染者,所以会有这样的担心和恐惧。这里的医疗资源很匮乏,一旦感染能否得到及时治疗,是无法保障的。”

陈秋实还对BBC说,翻墙软件在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受到攻击,所以不清楚自己的系统何时会瘫痪,导致报导暂停。

“武汉地区的互联网防火墙明显在加强,这也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陈秋实说。

陈秋实的报导大多以直播或自拍的形式进行。截至目前,陈秋实的YouTube频道已有超过4.4万人订阅。有关肺炎死者家属的访问、武汉资源紧缺等视频片段有超过上百万人观看。

不过,对于陈秋实发布的内容和风格,争议不断。有人认为,他的报道并不涉及过激敏感言论,不过是体制需要的海外政治宣传,俗称“高级五毛”;也有人向他在中国做公民记者的勇敢致敬,担忧他遭到打压。

陈秋实也曾于8月报导香港抗议运动。他在微博中挑战官方对“暴徒”和“分裂主义”的论述,称大多数人只是和平示威。不过,他随后被当局召回北京,并称多次遭到盘问。

被举报的教师

另外,还有教授遭到举报,甚或解聘。

《李文亮事件后续:更多“吹哨人”遭中国当局打压》
©Getty Images

香港籍社工周佩仪曾任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法学院,主要教授高级社会工作实务课程。校方于2月7日以周佩仪“发表不当言论”为由将其解聘。

解聘通知上写道,有学生举报周佩仪,学院调查后确认,其言行违反了中国教育部《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第一条准则,并“在学生中造成不良影响”。于是校方决定解约,即日终止授课资格。

在网传的周佩仪微信朋友圈截图中,她这样写道:“制度形成的社会问题真不是听几个心理课程就完事的,冤死的命会落在每个人的心上变成恨……我真再听不下正能量了!麻烦各位爱国小粉红把我删了吧!”

除了周佩仪,还武汉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周玄毅遭到学生举报,称其经常在网络上发表”危害国家安全和分化阶级对立”的言论。所谓这些言论包括,周转发了CNN关于李文亮医生的报导,附上一句话“我们在悼念我们自己”。

尚未有消息称周玄毅遭到单位处理。

举报事件引起诸多网友关注,其中一位在微博上称,“我下载研究了一下举报材料,指责内容捕风捉影,言辞字字诛心,颇有数十年前的古风。按这个标准,微博上60%的人都应该坐牢。”

也有教师同行提醒大家注意:“不要加学生为好友,不要加价值观不同的人为好友,不要用微博,不要发表言论,专业课程以外,都别谈。”

  1. 军军说道:

    一派胡言。我们国家怎么可能会把控舆论呢?我们的领导那么忙那么累,还要处理群众监督的问题,这不是给领导找麻烦吗?李文亮及万千因疫情感染死亡或受灾的群众,我们全国都在为他们感动中,他们死之前都在说我很感动,你还敢提什么意见?你的爱国情怀呢?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国上下都一起感动,感动政府和国家做出的贡献。死人,被传染,这都是敌人的诬陷,哪有什么肺炎疫情?央视13都报道了,李文亮他们8人是造谣。我们要坚定不移的用户党和政府的领导,即便政府做的不好,我们也要心存感激,因为我们的命是他们给的,我们能活着是他们给的机会,地上为什么会长庄稼?那也是他们给的。所以,不要再说政府或者领导不好了,他们已经很忙了,我们作为群众怎么能给领导找麻烦。就算他们身在其位不懂其职责又怎么了?就算贪污受贿又咋了?领导做什么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有监察委,检察院,有代表人民的人大代表,虽然他们都是领导,但是领导之间有点感情也不犯法吧。这都啥年代了,还敢质疑领导?你活得不耐烦了?
    我爱中国,我爱政府。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的房贷只差二十多年就能还清了,多亏了政府能让我贷款买房子。跟你说你也不懂,我去吃方便面了。估计你也不知道啥是方便面吧,这可是新时代高端便携式饮食,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做出来的很好吃的食物,是科技和创新的表现。虽然是日本人发明的,但是好歹我吃着爽。

  2. whois说道:

    評論比文章精彩

  3. Sammi说道: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索尔仁尼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