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有多少是真实的?

 

Analysis

ABC驻华记者:Bill Birtles

《中国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有多少是真实的?》


随着疫情持续发酵,中国政府想要有效地压制疫情的严重性变得越来越难了。

(Reuters: Thomas Peter)

医生因“散布谣言”而受到训诫。

武汉的许多家庭都经历了亲人未经检测就去世的事情。

大批国家媒体工作人员被派往疫情中心,帮助“引导”公众对疫情的看法。

这些迹象加剧了人们的担忧,他们担心中国政府掩盖非典疫情酿成灾难性后果的17年后,当局可能会采取类似的做法

这是真的吗?

这是身在中国以外的人向我问得最多的问题。

证据显示,在疫情暴发的最初几周,武汉当局训诫了向他人发出危险警报的揭发者——其中包括至少一名感染病毒的医生。

当时官员们还淡化了这种病毒的严重性,告诉人们这种病毒很可能无法人际传播,但是他们已经有病例足以佐证人际传播。这一做法酿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包括14名医务人员感染。

《中国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有多少是真实的?》


北京市的一条标语告诉人们要“强防护、少出门、不恐慌、信科学、不传谣”。

(ABC News: Bill Birtles)

但是,由于早期的失误,要准确地淡化或模糊疫情的严重程度变得更加困难。

中国顶尖的新闻调查机构获准从疫情中心进行报道,而疫情举报者甚至在官方媒体上获得了一些赞扬。

检测试剂的短缺和大量未经检测的病人被医院拒之门外的报道帮助形成了一种普遍共识,即官方数据低于实际感染人数。

但是,即使检测手段有所改善,确诊病例数量激增,也没有人相信当局能够对这种快速传播的病毒的确诊病例做准确统计——尤其是在一些患者在出现症状之前就已经传播了这种病毒的情况下。

中国政府对统计数据发布工作的集中控制无疑在减缓信息发布速度方面发挥了作用,受到“围攻”的武汉市市长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这个因素。

政府部署记者进行“舆论引导”

《中国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有多少是真实的?》


武汉市和湖北省仍被认为是新冠病毒暴发中心和需要优先采取措施的地方。

(AP: Dake Kang)

在ABC看到的消息中,北京某大型医院的一名专科医生在加密的群聊中警告人们,首都的疫情比报道的更严重。

他选择了一款外国加密信息应用,而不是更受欢迎的微信,这意味着存在有这样的规定——通过未经批准的渠道传播信息会受到处罚。

虽然这样的规定可能被视为扼杀和压制有关疫情的信息,但是这并不稀奇,这是中国严格控制信息系统的一个标准做法。

更耐人寻味的是由国家电视台播出的公告:中共中央宣传部已经向武汉和湖北省派出了300名记者。

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他们下达了“教育和舆论引导”的“明确要求”,以“帮助赢得控制疫情的战斗”。

再一次,“舆论导向”是中国记者收到的标准指令,但这个声势浩大的记者团让许多人怀疑,来自疫情中心而非政府来源的信息是否会开始面临压制。

《中国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有多少是真实的?》


人们普遍认为官方数据跟不上实际感染人数。

(AP: Chinatopix)

周三(2月5日),湖北省一名地方卫生委员会官员引用与武汉的医生们的对话,称此次疫情不仅仅是一场灾难,而是一场“人为”的灾难。

该帖子在被微博删除之前获得了34万次点赞。

在被审查掉之前,这则帖子在微信上的私人群聊中进一步传播。

共产党会坚持控制舆论的本能吗?

人们对审查制度的担忧加剧了,因为中国政府距离精心制作的年度政治大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一个将全国各地成千上万名代表聚集到首都的会议。

疫情危机的当下,无法想象这场大会还能如期举行,但是在通常情况下,没有任何事情能严重到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都要为其让路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就会知晓那些相对独立的媒体机构《财经》、《财新》和其他媒体勇敢的记者们是否还会继续发表来自武汉的调查报告。

或者,我们将看到共产党控制舆论的本能再一次占了上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