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Marcela Sabia 巴西艺术家萨比娅(Marcela Sabia)一直在与社交媒体上分享插图,并传达有关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如何保护心理健康的信息。

随着一些国家开始放宽因为防治新冠病毒所施行的限制,心理健康专家开始注意到了一种正在发生的现象:人们对封锁过后该如何生活的焦虑。

与此同时,对于现在仍生活在严格管制措施下的人们,他们也开始担心管制过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

譬如,中国武汉是最先爆发疫情的城市,在4月初解除了封锁。但是一些居民发现在实施封锁后,要开始再出门活动并不容易。

一名教师汪妤(Wong Yu,音译)在英国《卫报》上说:“封锁的结束并不只是带来喜悦的感受。”她解释说,像她一样,许多人心里都对规则的改变感到矛盾。

“走到外面,看到一座城市重生,再次听到它的喧嚣,感觉很奇怪。”

许多人担心当局是否可能过早解除封锁,从而增加感染率。但是有些人也对将要恢复正常生活感到忧心。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Getty Images 尽管人们现在开始可以在武汉自由出行,但生活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封锁措施下的生活

25岁的作家、心理健康和妇女权利倡导者巴蒂亚(Akanksha Bhatia)也一直在思考这问题。

她说:“放宽封锁规定使我们大多数人感到不舒服。”

巴蒂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有关如何应对焦虑的信息。她也在与社交帐号的追随者谈论焦虑在居家隔离期间怎样影响她的生活。

她在印度德里生活和工作,但在印度宣布全国封锁后,她已搬回钦奈与父母同住。

她说:“这并不容易。”在宣布封锁的这个月中,有一天她过得特别不好,哭了一整天。

“你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一切终将结束。”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Ak 令巴蒂亚担忧的是将来如何重返正常生活。

像许多人一样,巴蒂亚在封锁期间也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在疫情爆发前,也有一些事情引发了她的焦虑症,但因为她能够与父母待在家里,这能帮助她感到安全。

不过现在她担忧的是将如何重返正常生活。

她说:“对于一个焦虑症患者来说,走出家门已经是奢求了。” “你必须重新适应,因为你已经失去了敏锐度。”

巴西艺术家萨比娅(Marcela Sabia)一直在与社交媒体上分享插图,并传达有关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如何保护心理健康的信息。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Marcela Sabia @marcelailustra 萨比娅常在她Instagram发布带有正面信息的图像

疫情爆发前,她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在关于“身体形像”上。

她说,自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她的焦虑感有所增加。她说:“最让我担心的是,我在之后的长时间内无法感到正常和安全。”

她又说:“我认为这种流行病会使人们神经过敏,并沉迷于疾病,这对我们的心理健康非常有害。”

这个议题在她的网路社群上主导了讨论。她表示:“我的一些社交媒体追随者分享说,由于病毒和隔离,他们正在应对焦虑和抑郁症。”

“有些人担心在隔离后,将再也无法在自己的家中感到安全,他们担心一旦放宽隔离规定,他们将遭受恐慌症袭击。”

封锁的影响

但是,并非只有患有心理健康问题的人会受到影响。

慈善机构“英国焦虑症协会”(Anxiety UK)专门协助有心理健康问题的民众。执行长利德贝特(Nicky Lidbetter)说:“待在室内很长一段时间后,回到户外你会感到很奇怪。”

“也许你会对好一阵子没做的事情失去了信心。”

她举例说,譬如去需要面对面的工作会议,或拥挤的公共交通运输工具。对有些人来说,除了担忧会在这些场合感染风险之外,其实在疫情前,去这些场所就可能早就让他们备感压力或焦虑了。

她说:“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在疫情爆发前就可能很困难了。因此在长时间的休息后,不得不重新回到这些活动,对这些人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Getty Images 封锁措施宣布后,人们开始恐慌地抢购卫生纸、肥皂和保质期长的食品。

此外,虽然有些人在相对舒适的家中过着安全的生活,但其他人则面临困难和不安。譬如第一线的医务人员,或那些试图阻止其业务倒闭的人们。过去几周,他们的工作可能十分忙碌而且压力很大。

但因为疫情,所有人现在都有一个共同体验:我们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经历了变动。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系教授泰勒(Steven Taylor)博士说:“这带给人们相当大的压力。”

“人们正在努力学着如何去喜欢封锁的情况:靠着建筑一个安全窝,也就是避风港,让情况还可以忍受。”

他说,“讽刺的是,这反而会在将来带来问题,因为人们会太喜爱封锁的情况,对于将要离开家,回到户外而感到忧心。”

泰勒是《大流行病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Pandemic)的作者,此书是在2019年底,也就是冠状病毒在中国出现前几周出版的。

他说:“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下,传染病的蔓延和遏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理现象。”

“并非仅是一些病毒在世界各地随机爆发,人们的行为也同时决定病毒是否会传播。”

“当人们十分害怕被病毒感染时,他们可能会做出自欺欺人或破坏社会的行为,譬如恐慌性购买和仇外心理的加剧。”

“从某种意义上说,心理上的‘足迹’大于医疗上的足迹。这意味着从心理层面上讲,受新冠疫情影响的人数远远超过现在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实际人数。”

提早开放

泰勒说,当政府放宽封锁措施时,良好的领导十分重要,因为这能帮助人们对政策的变化感到安全和自信。

“为了帮助人们重新融入全球大流行后的生活,领导者需要与人们进行明确的沟通,譬如说“现在可以与人拥抱。去餐馆也可以。”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Getty Images 现在街道上空无一人,但是当车流回归正常时,人们又可能觉得噪音大得难以忍受。

“这些准则需要在人们的脑海中清楚地存在,这有助于减少不确定性,从而减少焦虑。”

有些人将他们所感觉到的情绪描述为广场恐慌症(agoraphobia)的症状,但这并不准确。

泰勒说:“他们说的症状确实类似于广场恐惧症,因为他们害怕出门。”

通常患有广场恐惧症的人会因为害怕恐慌症发作而避免某些情况。

泰勒说:“这些人对封锁结束后的生活感到焦虑,通常并非害怕恐慌症发作,而是害怕受到病毒感染而感到恐慌。”

如何应对冠状病毒焦虑症

无论是否之前就患有焦虑症,还是因为全球大流行使你第一次感到焦虑,你都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以帮助自己度过因为封锁措施带来的挑战,从而能避开一旦封锁解除后的不必要调整。

利德贝特(Lidbetter)说:“人们发现改变非常困难。” “但这不是期望自己一天内就从0分上升到100分。如果发现很难回到日常生活的常规上,也不要对自己施加压力。

“我们发现很难进入封锁的常规中。因此,我们也有理由认为自己很难离开封锁。”

她说,随着我们开始经常离开家门,这将是一个“生理过程”,也将是个心理的过程。

“当我们到外面去时,所有这些外在刺激都会朝我们而来,这可能会导致我们过度敏感。”

《如何调适“解封”后的心理健康及焦虑》Getty Images 在封城后,西班牙的青少年被关在家里已有一个多月。

她鼓励人们在整个这段时间保持“温柔和友善”。

“如果人们真的在焦虑中挣扎,并且他们已经发现了因为封锁以及全球大流行确实加剧了他们的焦虑,那么就该去寻求帮助。

“人们应该去看医生,而不是一个人挣扎。”

她还建议人们,如果可以的话,与可信赖的朋友或家人谈论他们的忧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