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

《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Getty Images

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来已久,但新冠大流行和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加剧了两国的竞争态势,近期两国的口水战达到新高峰。美国的战略是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2020年连任竞选陷入困境。他对路透社说:“中国将尽一切努力让我输掉这场比赛。”

他对北京的尖锐言论标志着一个新阶段,他试图重塑被新冠大流行改变的选情。这让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本来就艰难的关系雪上加霜。

《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 肺炎疫情:特朗普强调“中国病毒”

特朗普竞选团队曾计划把蓬勃发展美国经济作为竞选核心,但这已失败。民意调查显示,因特朗普抗疫不力,摇摆州对总统的支持率越来越低。

他在选战中加入了中国元素。后者被指抗疫行动迟缓,未能阻止病毒全球传播。特朗普和美国共和党的战略实际上在攻击前美国副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

特朗普在“美国优先” (American First Action) 政治行动委员会中的盟友一直发布广告,抨击“北京(的)拜登”,称其“领导”华盛顿精英容忍掠夺性的中国。

拜登发出一则广告进行反击:指责总统特朗普试图掩盖自己应对大流行的迟钝反应而推卸责任,广告也批评特朗普过于信任中国提供的有关病毒的最初信息。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政治党派的共同点是,双方都认为对北京态度强硬是很好的政治策略。

“美国优先” 的凯利·萨德勒(Kelly Sadler)表示:“皮尤(Pew)和盖洛普(Gallup)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无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美国人对中国的不信任感都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这是共和党和民主党都能达成的共识。”

自特朗普上任并加紧实施贸易战以来,(美国)对中国的负面看法肯定在急剧上升。

《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Alamy

但当谈到北京对处理新冠危机的责任时,特朗普的态度经常动摇,有时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赞赏,有时甚至抨击“中国病毒”。但他现在已开始采取强硬的竞选口吻,誓言要让中国为这场破坏付出代价。

特朗普激进的言论建立在美国政府和越来越多的议员对中国政府抗疫不力,缺乏透明度,导致全球灾难的愤怒上。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一直在这方面冲锋在前。他经常宣称中共不可信。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北京在疫情初期抗疫不力,导致无法遏制该病毒,他也对中国病毒实验室的安全性提出质疑。中国坚决否认所有这些指控。

前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的亚洲顾问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说,中国在各个层面的政治举动都让人担忧。但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对“中美关系抱有零和观点,特别注重防止中国从任何情况中获得任何好处”。

《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 肺炎疫情:特朗普称对中国“有点不爽”

格林说,习近平的打法比他的前任们“更具侵略性”,他注意到中国进行强有力的宣传运动,甚至暗示该病毒来自美国军方。“中国也存在零和思维的意识形态和基于地缘政治的舆论宣传,他们比特朗普更早。”

中国这种独裁制度下的民族主义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发生冲突,就加剧两国的对抗,从而阻止了针对这种大流行病的双边合作。

格林指出,在特朗普就职之前,二十多名来自美国和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一起在北京“解决这些问题”。这次疫情危机爆发时,只剩下三到四个人。

但在另一方面,美国国家安全专家遭遇了特朗普小圈子里“纽约全球化主义者”的反对,这些人认为美国商业和贸易方面需要中国。

奥巴马时期的美国驻华大使、华裔美国人骆家辉(Gary Locke)说:“未来中美关系将变得非常不平衡,一方面对立,但也将在经济方面寻求巨大的合作。因为如此多的美国农民依靠中国(购买)他们的产品。”

随着大选临近,特朗普已暗示将更多听鹰派人士的建议,而非顾问团中的鸽派观点。一直主张中国强硬的共和党议员会鼓励他这样做。

《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Getty Images 全世界都对美中如何解决分歧拭目以待。

有人已经提出采取法律手段对北京隐瞒或歪曲有关冠状病毒信息的行为进行惩罚。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已采取前所未有的诉讼要求赔偿。

该党最激进的中国批评者、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甚至采取极端方式,指责中国政府故意允许新冠病毒逃脱中国国界,“因为如果他们(中国)要遭受经济衰退,他们就不会允许全世界继续繁荣。”

他呼吁将供应链重新搬回美国,这引起两党的共鸣,因为这种流行病使人们更加关注美国对中国药品和医疗设备的依赖。

《美国大选:疫情之下特朗普和他的新对华战略》 特朗普时代:中国会领导世界吗?

人们还担心,疫情和反华言论正滋生仇外情绪,导致对亚裔美国人的口头和身体攻击不断增加。

“我是华裔美国人,并不代表我是中国政府官员,”骆家辉苦涩地指出,他出乎意料地出现在特朗普抨击拜登的竞选广告。拜登团队因在“超越特朗普”目标上态度偏左以及未挑战“民粹主义的种族主义者”而受批评。

拜登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均否认助长仇外心理。但在选民为生计感到愤怒和恐惧之际,中国被摆上选举日程。到2020年11月,选民可能变得更愤怒和贫穷,选票将显示他们认为谁该担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