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森林火灾:时隔一年为何再现救火队集体殉职

《四川森林火灾:时隔一年为何再现救火队集体殉职》Getty Images 时隔一年,在同样的时间相似的地点再次发生多名人员伤亡,究竟是难以预测的意外,还是本可避免的错误?

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在中国为新冠疫情罹难者举国哀悼的同时,四川凉山一些地方也在为一批消防人员致敬。就在几天前,一场发生在那里的森林火灾由于造成十多名救火人员死亡,再度点燃了中国针对其消防安全的讨论。

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突发山火,火势不断蔓延,一时危及市区及加油站等重要设施,当地政府组织附近宁南县等地方的民间消防队伍进行支援。期间一支队伍一行22人中,19人死亡,3人受伤。

这起惨剧格外令人关注的地方在于,整整一年前的3月30日,距离西昌不远的木里县也发生过一次严重森林火灾,造成30名救火人员死亡。

如今在同样的时间相似的地点再次发生多名人员伤亡,究竟是难以预测的意外,还是本可避免的错误?

“风向忽变”导致的不幸

多家中国媒体披露,此次遇难的19人中,有18人是被派去支援的宁南县森林草原扑火队员,1人是担任向导的当地林场职工。

由于人为扫墓活动加上气候干燥,清明前后本就属当地山火频发期。根据报道,30日当天西昌市及四川消防方面共调配近2000人参与扑火,宁南扑火队负责的并非当晚火情最严重的地区。有当晚在场的人士对中国媒体《澎湃新闻》称,除扑火队外,与他们一起行动的还有另外一队农场民兵队伍,其中扑火队“打头阵”,负责在前方“打火”,民兵在后,上山时间更晚一些。

《澎湃新闻》引述在场人士称,扑火队下车时风并不大,但在他们上山后,风突然变大,火势也越来越大,“整片山全烧起来了”。与队伍一起前往的宁南县林草局办公室主任张明华接到危险警告后立刻用手机通知了扑火队队长,且收到回复称他们正在撤退。但最终只有后出发的民兵队及时从山中撤出,扑火队不见踪影。

《四川森林火灾:时隔一年为何再现救火队集体殉职》Getty Images 3月31日,当地公安干警向运有19名遇难人员遗体的救护车沿路致敬。

西昌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社交媒体账号“西昌发布”称,该队伍在前进过程中遭遇“风向忽变,被大火包围,不幸牺牲”。

“西昌发布”在另一则贴文中表示,3月31日凌晨1时30分,当地联合指挥部接到火场灭火人员报告,宁南县组织的专业打火队21人在一名当地向导带领下,去往指定地点集结途中失联。接到报告后,指挥部立即组织展开搜救。7时许,搜寻到3名打火队队员,送往医院救治。搜救队伍随后陆续发现有19人不幸遇难。

成立三个月的宁南县扑火队

宁南县扑火队是否应该被派往前线是外界主要关注的焦点。

据了解,这支队伍成立仅3个月,成员大多是农民。且受今年新冠疫情影响,培训时间被压缩,实际得到的训练有限。有遇难者家人告诉财新网,之前队伍执行任务都是跟在专业消防队身后,配合专业队伍,而这次他们独立操作“或许埋下了隐患”。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火灾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王海晖教授向BBC中文表示,这支队伍作为地方政府自行组建的防火力量,组织管理均由当地政府负责。与拥有“铁饭碗”的中国“体制内”森林消防人员不同,扑火队的人员大多是合同工,性质类似西方国家的志愿者队伍。

据界面新闻披露,宁南扑火队每年在1至6月防火期内驻扎训练,每人每月领取补贴1000多元人民币,一年收入为6000多元。

王海晖指出,与“体制内”队伍相比,这种县级扑火队由地方财政支持,普遍存在经费来源不稳定的问题,人员流动更频繁,这对队员积累工作经验和提升队伍水平是不利的。

《四川森林火灾:时隔一年为何再现救火队集体殉职》Getty Images 不少中国专家认为,几次四川森林火灾中,地形环境的影响重大。

广东省森林火灾专家吴泽鹏对中国媒体表示,地方扑火队的主要职能是预防及处理火灾早期的小火,更多承担的是二线任务,并非上一线。财新网还引述多位专家意见称,宁南扑火队执行任务时没有携带应对大型火灾的装备。

但王海晖认为,调遣宁南扑火队是针对偏远地区火灾应急响应的“常规做法”。“在四川凉山州那些高山密林里,普通的专业应急救援队伍也不一定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而那些熟悉当地地形并且擅于山地行走的救火队员更为有利,”他指出。

“尽管属非正规化的建制,但他们大都从基层选拔而来,有一定的现场扑救和处置火情的经验和能力,”王海晖称。“与人们通常看到的城镇火灾控制不同,(森林火灾中)实际最先响应和发挥作用的,还是当地组织起来的扑救队伍。这可能会让身处城镇的居民难以理解。”

为何再现集体殉职

这次火灾带出了许多人对于过去火灾事故中消防人员集体殉职的记忆。去年“3·30”木里火灾造成30名救火人员死亡,2010年四川甘孜州草原火灾造成22名扑火战士及群众罹难,而2015年发生在天津港火灾导致逾百名参与扑救的人员伤亡,是1949年以来中国消防人员伤亡最惨重的火灾事故之一。

消防本属高危行业,无法保证绝对避免人员伤亡,但中国消防人员的殉职数据比一些国家要高。中国媒体“谷雨实验室”去年对比中美两国2012-2016年数据发现,尽管美国每年火灾发生数量远高于中国,但每十万起火灾消防员殉职人数方面,大多数年份里中国的数字高于美国,个别年份中国数据是美国的近3倍。

谷雨实验室称,一些专家表示,救援经验不足、防护设备不合理、灭火客观危险性、安全保障技术、避险训练不足、人力不足等多个因素都是造成消防人员在工作时伤亡的原因。

不少中国专家认为,几次四川森林火灾中,地形环境的影响重大。王海晖表示,云南、广东及福建等中国南方地区同样经常发生森林火灾,扑救的队伍建制与管理办法基本雷同,但很少发生像几次在四川的救火队员集体遇难的情形。去年木里与今年西昌的火灾发生在同一个州,地形环境相似,“深切体现出该地区起伏山林特殊地形条件和附加风场的影响”。

他补充道,为避免这类事故重演,有关部门应该在扑救指导方针上做出改变。“应该以侧重保障一线安全为基准,在火情不是完全清楚明晰的情况下,应该考虑部分甚至完全放弃非紧要区域的火灾控制。这在西方国家也是极力提倡的。”

为“还原”本次火灾“真相”,中国已由国家及省级部门成立核查组,对扑火队员的牺牲过程进行核查。

去年“3·30”木里火灾后,四川省政府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对火灾起火原因、救火过程、应急救援等工作进行调查,并称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但截至目前,只可以找到对火灾发生原因为“雷击起火”的官方报道。

王海晖认为,这次的核查会不一样。“去年现场主要领导和当事人几乎全部遇难……就算现场领导存在一定的指挥失误,也没法定论和追究其责任。‘逝者为大’,这种事故调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次事故不会就这样了结的。若不处理一下,老百姓那里无法交代。”他表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