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面对抗疫科技,中港台在隐私保护与有效性间艰难平衡

《肺炎疫情:面对抗疫科技,中港台在隐私保护与有效性间艰难平衡》Getty Images 香港政府会向被隔离者派发印有二维码的手带,同时要求他们安装一个用于监察的手机程式,自动监察他们有没有违反隔离令。

伴随全球新冠疫情日益加重,已经经历过一轮疫情爆发的中港台地区再度提升警惕,纷纷升级防疫检控措施,监测重点防疫人群。

与此同时,三地同时通过不同的技术手段,对受隔离人士及不同人群进行监控与管理。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应用与隐私保护的伦理问题又一次引起关注。

香港:手机信号

香港近月实施隔制令,除了部份来自韩国、意大利等疫情较严重地区入境的人士需要入住政府的隔离设施外,所有其他入境人士都需要在家中自我隔离14天。政府会向被隔离者派发印有“二维码”的手带,同时要求他们安装一个用于监察的手机程式,自动监察他们有没有违反隔离令。

香港官员指出,隔离者在抵达隔离的住所或酒店房间后,需要用手机扫瞄二维码启动程式。手机会透过监察发射站讯号强弱改变等的因素,判断隔离者有没有离开隔离处。官员强调,手机程式并不会发送定位资料。

香港在2月起开始要求所有曾经前往湖北省的人士到香港后,必须进行14天的居家隔离,措施之后逐渐扩展到中国大陆全境,最后要求所有从外地回港的人士都需要接受隔离。

香港特区政府先后透过不同方法监察受隔离人士是否违反隔离命令。最初当局要求,被隔离者的手机号码需要进行登记,不定时要求对方通过即时通讯软件的定位功能分享所在位置,当局也会不定期派员登门巡查,或与受隔离人士进行视像通话,确保他没有离开被隔离期间的居住地。

台湾:手机定位加报警系统

在台湾,当局使用智能监控系统“电子围篱”,通过手机定位方式监控居家建议者的行踪。

这一系统由台湾政府与电讯业者经营的基地台合作操作,通过锁定居家隔离或检疫者的手机讯号,更精确地知道这些讯号的移动状况。一旦居家检疫者离开检疫范围,系统便会同步传送“告警简讯”给当事人、警察等相关单位,以确实掌握相关人员行踪。但若当事人将手机留在检疫处离开,有关单位仍需要透过其他方式搜寻。

过往这些技术多被执法单位申请,用于搜查犯罪案件。但是在疫情蔓延下,台湾法律赋予政府权限,监控使用者的手机信号移动情况,同时检疫人员并每天会打两通电话给居家检疫者巡查检疫情况。

根据台湾媒体《天下杂志》报道,台湾自今年2月1日开始,就已经成立平台,监控1万1千多个手机号码,掌握新冠肺炎居家隔离、检疫者的所在位置。被监控手机号码的实时定位会出现在防疫部门及授权平台。

之前的隔离监测技术没有报警系统,有多人在隔离期离家外出的情况出现。而“电子围篱”系统自使用以来,目前尚未有人违规。

此外,台湾政府也与台湾宏达电子公司(HTC)和通讯软体LINE合作,透过后者电子机器人(LINE Bot),让居家检疫者可以透过LINE Bot主动回报健康情况,获得防疫相关资讯。

中国大陆:网上填报自动分类

在中国大陆,对于隔离人员的限制主要依据人力完成。无论是在自己家中还是在特殊安排的地点隔离,都有专人监督,实行严格“网格化”管理。

《肺炎疫情:面对抗疫科技,中港台在隐私保护与有效性间艰难平衡》Getty Images 在中国内地,从居住的小区,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楼,许多地方都需要民众出示代表健康的绿色码才允许他们进出。

但疫情期间一项新的技术应用在中国得到全范围推广。这项称作“健康码”的技术自2月中旬起迅速推广开来,目前在绝大多数省市使用。

健康码按风险程度分为绿、黄、红三种,绿色风险最低,红色最高。从居住的小区,到工作所在的公司大楼,许多地方都需要民众出示代表健康的绿色码才允许他们进出。

申请健康码可以在手机上完成。找到自己需要的健康码程序后,根据提示输入个人姓名、证件号码、详细居住地址、最近14天的出行经历及健康状况,之后系统会自动显示健康码结果。如果有任何一项内容发生变化,健康码结果也可能会随之发生改变。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这项技术最早在2月由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蚂蚁金服协助开发,在浙江省杭州市应用,之后另一科技巨头腾讯也加入这一行列。从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主办的政务服务平台,到地方政府,均有覆盖。

蚂蚁金服发言人向BBC表示,健康码的具体测评标准与信息都由政府部门管理,蚂蚁金服只负责提供平台入口。“我们不掌握任何健康码相关数据,”这位发言人说。“从填表的那一刻起用户就是在使用政府提供的服务了。”

除此之外,这种网上填表划分人群的方法也有其他应用。中国移动、联通、电信等通讯商推出了疫情期间行程查询平台,显示用户过去14天期间是否有离开过当地或前往高危地区,在医院等一些公共场所得到使用。

中国当局认为,健康码的优势明显,可以收集更多数据,方便防疫部门管理,同时避免人际接触,减少病毒传播风险。但在实践当中,健康码的划分标准始终是个谜。一些用户发现,他们的健康码在自己没有意料到的情况下变成了红色。

住在杭州的范良平时需要使用两种健康码,一个用于进出公司所在区域,另一个在杭州市通用。上周末,他在上海工作的太太来到杭州跟他团聚,在他更新妻子从外地归来的状态后,他发现自己的公司健康码变红,而杭州健康码仍是绿色。这意味着,接下来14天他不能进入公司,需要在家办公。

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尚宁(化名)目前已经康复40天,没有复发,一切正常。但他得知,一些病友在填写信息时选择已治愈并打卡后,健康码就变红了,而自己的健康码也显示红色。文字标注称,“查询到您身体抱恙,请不用紧张,尽快联系所在社区工作人员,政府将进行妥善安排”。“真的奇怪,”他对BBC中文称。“已治愈还给我红码,有点不对头。”

《肺炎疫情:面对抗疫科技,中港台在隐私保护与有效性间艰难平衡》 湖北健康码

隐私保护与追踪有效性的艰难平衡

目前香港没有因为监察隔离者的方法引起私隐争议。香港私人专员公署早前发表声明指出,当地法律规定,与“公众或社会利益有关的健康事宜”免受限制使用资料的规管。

但引起公众担忧的是,社交媒体上屡屡可以看到有带隔离手带的人外出的消息,质疑这种方式的有效性。

截至3月23日,香港政府透过监察系统发现,已有41人违反隔离令离开家居,警方截获5人,把他们送到政府的隔离设施完成隔离。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指出,政府不会容忍任何违反隔离令的行为,会对所有违规人士提出检控,最高可被判入狱六个月。

而在中国大陆,健康码的推行虽然一路“畅通无阻”,但网络上不少用户担心自己的信息被手机滥用。有用户反映,去餐厅吃饭时出示自己的健康码后,屏幕上自动出现了自己的身份证照片。“也太没隐私了吧,”这名网友在微博上表示。

“对于政府来说,这个问题上最重要的是建立信任,建立民众与政府间的信任,以及与服务平台之间的信任,”风险投资公司Proof of Capital合伙人杨佩珊告诉BBC中文。“人们最痛恨的就是意外发现。”

从社会信用体系到随处可见的人脸识别与监控设施,中国当局与科技公司的隐私保护一直受到外界质疑。

杨佩珊指出,这种大规模的防疫技术应用“只有中国才可以做到”。“中国大部分App(应用程式)都是很多功能加在一起,你可以用微信、支付宝买火车票,加一个健康其实没什么所谓,”她说。“但从国外的眼光来讲,这是有些疯狂的,不可能做到。”

她认为,隐私保护上没有全世界统一的标准,而是不同国家文化、政治、政府操作以及政策的结合。

从今天起需要在家工作14天的范良并不觉得健康码会为他造成隐私上的困扰。“一是为了防控疫情,这是当务之急;二是其实就跟国内满街监控一样,各种记录位置的app一样”,他说。“个人隐私问题根本不差这一个绿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