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

《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

继去年夜店门丑闻席卷韩国娱乐圈之后,一场骇人听闻的集体性犯罪丑闻再次在韩国引发地震。

在这场被称为“N号房”(Nth Room)的事件中,人们发现加密通讯应用Telegram上存在大量聊天群组,多名嫌疑人制作并分发非法拍摄的女性性剥削视频和照片,很多女性甚至被称为“奴隶”。

韩国总统文在寅已向受害女性表示慰问,并下令彻查该案件。目前,警方已查明有至少74名受害者,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通过“N号房”观看或散布非法视频的人数则超过26万人。

“N号房”事件曝光后在韩国引发公愤,短短几天内已有超过250万人在韩国问政平台“青瓦台国民请愿”上请愿,要求公开群聊参与者信息,创下了韩国历史上请愿人数之最。

什么是“N号房”?

“N号房”通过聊天应用程序Telegram进行运作,一些用户在该程序上建立了多个聊天群,将对女性进行性威胁得来的视频和照片等有偿分发在聊天群中。

为了躲避搜查,犯罪者提前建好多个聊天群,不断新建、解散聊天群,并分别命名为“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统称为“N号房”。由于Telegram的服务器位于海外,韩国警方也很难追踪。

《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뉴스1 “博士房”的创立者赵某已经被捕。韩国警方决定,在周三将其送交检方时,会公开其信息。

据韩国媒体报道,“N号房”最初由网名为“神神”(GodGod)的网友在2019年2月创建。这些聊天群随后不断演变和扩大。如今,一名化名为“博士”的用户创建的一系列“博士房”最为猖獗。

他创立的聊天群根据不同的性剥削水平而设立了不同的价格。根据报道,最高级别群组的入场费约为150万韩元(8400元人民币)。除了支付入场费外,“博士房”的成员还必须发布同样包含色情内容的视频或图片以维持会员资格。

这名“博士”在3月16日被捕。25岁的他姓赵,毕业于一所工业大学的信息通信系,目前无业,他已通过这种方式赚了数十亿韩元的收入。

他在社交媒体上打着服装模特等兼职工作的名义,引诱受害者,在拿到受害者面部出镜的裸体照片后,以此为由进行威胁,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聊天群里售卖。

在目前已知的犯罪内容中,犯罪者不仅要求受害者拍摄各种裸露视频,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在身体上刻印”奴隶”字样,而群组的会员不仅要求分享更大尺度的性视频,还会公布朋友的社交网络照片。

每个聊天群(即“房间”)都拥有至少10,000人,最多的高达30,000人。而参与“N号房”群组的总人数预计超过260,000人,尽管一些人被认为是重复的。

《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Blue House 在青瓦台全国请愿的支持人数已经超过256万人。

250万人请愿

“N号房”事件的曝光在仍未走出新冠肺炎疫情的韩国引发轩然大波。截至目前,警方掌握线索的被害女性多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年龄的受害者仅为一名11岁的小学生。

韩国总统文在寅周一(3月23日)向所有的受害者女性表示慰问。他表示,警方不应只调查“博士”等运营者,有必要对“N号房”全部会员进行调查,并希望建立特别调查组严惩犯罪者。

在韩国政府的问政网站“青瓦台全国请愿”,有人发起请愿要求当局公布案犯的照片,还有请愿要求公布“N号房”群组全部的会员信息。

《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News1 25岁的赵某曾参加孤儿院公益活动。

请愿人在请愿缘由里写道:“胁迫被害者,让她在家人面前做出类似性行为的举动,如果这不是恶魔,我不知道什么才算恶魔?”

这两条请愿一经发布,便迅速超过了青瓦台官方要求的获得20万支持的门槛。截至3月24日,两条请愿分别获得256万和182万人支持,创下了韩国历史上5天内请愿获得的最高同意数。朴灿烈、郑容和、李惠利等众多韩国艺人也纷纷发声支持。

韩联社周二(3月23日)报道称,在舆论压力下,韩国警方决定,在周三将赵某送交检方时,会公开其信息。这意味着赵某将是韩国第一个因性犯罪而被警方公开身份的人。

此外,“N号房”事件也在邻国中国的社交媒体引发网友关注。在微博上,话题#n号房间#的点击量高达6.1亿,有43万条发帖或留言。

“看了这个新闻之后根本睡不着,一直在哭……希望我们那些性侵事件不要不了了之,”一名网友说。

还有中国网友呼吁中国女性也对这种现象提高警惕,尤其是来自身边人的侵害。

“我们国家有没有这种肮脏论坛我不知道,但这片土壤真的没有什么不同。在小学时就被邻居乱摸乱捏,被老师性骚扰,在公交车上被乱蹭.……长大之后才知道和我一样的不在少数,”一名微博网友说。

《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 偷拍色情片猖獗 韩国抗争者自述

能将犯罪者绳之以法吗?

那么,对于多达20万人的观看者而言,他们有多少人将会受到惩罚?

在韩国现行法律下,大多数”N号房”会员的行为可能无法构成刑事罪行。因为根据韩国与处罚性暴力犯罪有关的特别法规定,如果是有成年女性出现的性剥削视频或者图片,即使属于非法拍摄,如果不是直接拍摄或者传播者,只是观看,法律中对这种行为没有具体条款说明需要处罚。

如果持有未成年者性剥削资料,根据儿童青少年法律,惩罚为一年以下徒刑或者2000万元以下罚款。

《韩国再曝大规模性犯罪丑闻,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Getty Images

根据韩国女性家庭部调查资料,2017年韩国包括非法拍摄及传播在内的以儿童、青少年为对象的性犯罪中,64.2%的案例得到缓期执行判决,被判刑期刑的比例仅6.4%。

一些曾参与观看视频的网友,现在似乎也在想办法销毁证据。

一位网友在韩国网站Naver提问称,“我删除(群组)并退出了,还会有证据吗?”

在韩国其他一些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多个聊天群,指导用户如何删除“N号房”的记录。例如,在聊天软件KakaoTalk的公开聊天中,就出现了诸如“删除Telegram记录”等文章。

在韩国,针对女性的性犯罪是一个长期的问题。去年,知名艺人胜利因利用夜店进行”性贿赂”的丑闻宣布退出演艺圈。与胜利在同一个聊天群的歌手郑俊英以及另一名歌手崔钟训因被控对醉酒女性实施轮奸,被法院分别判处6年和5年监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