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驱逐美媒记者:香港不能去,“一国两制”还在否?

《中国驱逐美媒记者:香港不能去,“一国两制”还在否?》Getty Images

中国外交部周二(3月17日)晚突然宣布,对五间美国媒体采取反制措施,报复美国最近把中国媒体机构列为“外国使团”的决定,其中要求三大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驻华记者交还记者证,今后不得在中国工作。

有别于过往中国针对境外记者的驱逐令,此次驱逐令明确指出,三家媒体驻华记者之后不能在港澳地区工作,引发香港新闻界团体和民主派对新闻自由和“一国两制”被侵蚀的隐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禁止有关媒体在港工作是中央政府对港外交事务的职权范围。

耿爽表示:“中方采取的措施是中央政府针对美方行为采取的反制措施,属于中央政府依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享有的外交事权。这是一个很专业、很权威的答复。”

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入境事务处会因应个案的情况,按香港法律及入境政策处理,强调香港一向对专业人士来港就业实施开放政策,并且享有新闻自由,政策符合《基本法》和“一国两制”。但政府没有回应是否执行、如何执行外交部的指令。香港新闻界团体呼吁政府进一步澄清该批记者能否在香港采访。

“‘一国两制’已死”?

香港民主派多个政党议员周三表明不满中方把措施包含香港,认为做法有违“一国两制”,违反《基本法》中保障香港在两制下应享有的新闻自由,以及出入境管制的控制权,担心此举影响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批评,中方完全不避嫌要求港府驱记者,等同宣布“一国两制”已死。资讯科技界立法会议员莫乃光认为,中方的做法是“干预香港事务”,呼吁港府不应执行有关措施。

《中国驱逐美媒记者:香港不能去,“一国两制”还在否?》Getty Images

香港记者协会则表示震惊及极度遗憾,强调目前外国媒体记者在港从事采访工作,只需获得入境处发出的工作签证,毋须额外接受审查或申请记者证。并称中国外交部绝不能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包括禁止外媒记者在港工作,有关决定将严重冲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动摇“一国两制”的根本。

香港外国记者会亦表示关注,认为香港有自己制度和法例保障新闻自由,而根据《基本法》,香港对外国人的工作签证是由香港入境处处理,如果制度有所改变,代表“一国两制”严重被侵蚀。

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别回应了香港外国记者会的声明,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形容是“说三道四”,强调“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中方反制措施依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享有的外交事权,“合法合理合情”,并呼吁外国记者认真读《基本法》,“准确理解和尊重‘一国两制’”。

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麦美娟认为,外交事务是由中央负责,如果大家关心新闻自由,就应该先反对美国打压中国的新闻自由。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对BBC中文表示,外媒采访权不应该被“泛外交化”,因为新闻自由是香港两制的一部分,香港以往跟随国际规则做事的可预期性会受到打击,令外界认为“一国两制”“名存实亡”,香港不再有原有的自由空间。

香港不再是外媒记者的“避风港”?

香港自英殖时期起,享有西方国家提倡的新闻自由,许多外国媒体也会在香港设立分部,特别是想报导中国新闻的媒体。一些驻港外籍记者曾经形容,香港是外媒记者的“避风港”。

从英殖时期以至主权移交之后的20年,均没有记者因报导敏感议题或政治理由而被驱逐,但随着香港民主诉求呼声高涨、爆发连场社会运动,以及中港两地关系变化,外媒在香港的情况近年有所变化。2018年,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马凯疑因邀请“港独”组织领袖演讲,而被拒入境,成为香港非常罕见的记者被逐事件,引发争议。

《中国驱逐美媒记者:香港不能去,“一国两制”还在否?》Getty Images 马凯被禁入境香港时,民主派人士示威声援。

根据无国界记者所做的新闻自由指数,香港新闻自由从2013年在180个国家与地区排行58,下降至2019年的73。

吕秉权说,香港多年来是观察和分析中国的重要窗口,很多消息、情报、以至大陆的个人和单位,会汇集来到香港,过往一些外媒记者被驱逐后,会选择到香港继续工作,这种情况或许令中国官方尴尬,所以今次采取更凌厉的措施,打击这批驻华记者报导中国新闻的能力。

这场中美媒体战源自美国《华尔街日报》早前刊发以《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为标题的文章,中国驱逐了三名《华尔街日报》记者;同时,美国认定五家中国官方媒体机构为“外国使团”,限制中国官媒驻美机构实施雇员数量。

《中国驱逐美媒记者:香港不能去,“一国两制”还在否?》AFP 《华尔街日报》其中两名早前被驱逐离开北京的记者。

中国于是提出反制措施,要求“美国之音”、《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时代周刊》申报境内工作人员、财务、经营等资料,并要求三家大报驻华记者交还记者证,另外要求三份报纸的驻华记者十天内交还记者证,不得在中港澳地区采访。

中国外国记者会估计,至少13名记者受到影响。《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都分别有高层发声明批评或谴责中国的举措。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遗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强调,中方措施是针对美国“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反制,“起因和责任不在中方,如果哪家美国媒体有意见,他们可以去向美国政府提出”。

香港浸会大学学者吕秉权说,中美双方近期针对各自媒体机构的举措,对新闻自由的影响不能够相提并论,因为中国官方媒体是党的喉舌,有宣传和情报的功能,“可以说是中国政府的延伸”,如果它们不表明脱离中国的关系,利用新闻机构去包装官方机构去进行国家行为,这种做法是有问题,而美方做法在新闻自由的角度来看并非最好,但外界可以理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