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马克龙:必须避免民族主义和个人主义陷阱

虎嗅注:3月12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紧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发起全国总动员。此时正值新冠病毒疫情蔓延至全球,并在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欧洲国家迎来爆发之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式乐观、英国首相的“群体免疫”策略和意大利的“封城”(与我们的封城不尽相同)相比,法国采用了更具人情味儿的策略。

面对这场不仅是法国而是全世界可能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马克龙呼吁法国人民“团结与博爱”,“男男女女都能把集体利益置于首位”。

他说,当务之急是,“保护最经不起感染的同胞,是遏制疫情,保护我们的医院、急救抢救部门与医护人员”,其次是在保证民主生活和政治机制的持续运转的情况下“遏制疫情”,包括暂时关闭从小学到大学的学校,并“希望所有的法国人能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出行”。


他承诺,法国政府将动用所有必要的财政资源提供援助、照管病人、不惜一切拯救生命。


与此同时,马克龙也发出警告,要团结一致,要避免退回到民族主义和个人主义。


在他演讲完两天后,法国卫生部下属卫生总署署长热罗姆·萨洛蒙14日晚在巴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法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500例,比前一日增加839例,累计死亡91例,鉴于新冠病毒正在法国全境快速蔓延,“我们已处于防疫工作的第三阶段(最高阶段)”。

以下是马克龙演讲全文,由“欧罗万象翻译组”翻译,头图:视觉中国。

法国的女士们、先生们,我亲爱的同胞们,

几周以来,我们的国家正面临Covid-19(2019冠状病毒病)的侵袭,成千上万的同胞已遭感染。今晚,我当然首先向受害者的家属与亲友们致以热切的感念。这场影响所有大陆、袭击所有欧洲国家的瘟疫,是法国一个世纪以来遭遇的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

绝大多数情形下,Covid-19并无危险,但它也能导致十分严重的后果,尤其对于年长的同胞,以及身患糖尿病、肥胖症或癌症等慢性病的国人。

多少周以来,我们已有所准备、有所行动。医护人员、医生们、护士们、救护者司机、紧急医疗救护服务部门(SAMU)与医院的工作成员、社区医生,法国公共服务的全体人员都尽责、高效地参与其中。

如果说我们已延缓了病毒的蔓延、控制了重症的人数,那都是靠着他们,因为他们已全部就位。为了我们的健康,他们牺牲了个人与家庭的时间。

这正是为何,我要以汝等之名,在今晚首先向这些身披白袍的英雄、向这些成千上万名令人敬佩的男男女女致谢,他们仅以照料病人为目标,仅以人、以我们的安康与生命为心之所念。

今晚,我也想向你们展现出的冷静致以敬意。面对病毒的蔓延,你们或许为自身、为亲友深感忧虑或焦心,这都合乎情理。你们所有人都已懂得如何应对,不屈服于愤怒与恐慌。甚至,你们已采取妥当的防护措施,减缓了病毒的传播,使得医院与医护们更好地加以筹备。

这才是一个伟大的国家:男男女女都能把集体利益置于首位,这一人类共同体以如下价值为所系:团结与博爱。

然而,我亲爱的同胞们,今晚,我带着万分的沉重与警醒,也带着集体的意愿对你们说,尽管我们采用了正确的组织措施,我们仍仅处于疫情的开始。瘟疫在欧洲各处更迅疾、猛烈地传播。对此,我们国家的第一要务即是我们的健康。为此我绝无让步。

有一条原则指导我们确立行动。从一开始预测这次危机,到随后应对几周以来的疫情,它都一路指导我们,也会在今后继续如此:它就是对科学的信心。

我们要听取那些知道的人怎么说。欧洲最权威的专家今早在一份重要的刊物中发声。我今天与总理和卫生部长一起召集了科学监管委员会。我们法国有最好的病毒学家与传染病学家,有鼎鼎大名的专家和临床医生,有许多有着临场经验的人,我们听取他们的建议,从第一天开始我们便是这么做的。

所有人都告诉我们,尽管我们尽力阻止,病毒仍继续传播,并加速肆虐。我们早已了解,也为此担忧。

当务之急

在此背景下,当务之急是保护最经不起感染的同胞,是遏制疫情,保护我们的医院、急救抢救部门与医护人员,就像我先前解释的那样,他们将接待越来越多的病患。这些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正因如此,我们要继续争取时间,追踪关注最虚弱的患者。首先保护最脆弱的人群。这是重中之重。

因此,今晚,我恳请所有70岁以上的老人、慢性病与呼吸道疾病的患者,以及残障人士尽量留在家中。他们当然可以出门购物、散心,但必须尽可能减少与外人的接触。

在此情形下,我询问科学家们有关几天后便要举行的市政选举的事宜。他们认为,没有什么能够被拿来反对法国人——哪怕是最经不起感染的法国人——来到投票箱前。

我也要求总理向各政党大面积咨询意见,他今早也这么做了,他们也给出了同样的想法。不过,我们最好注意遵守抵抗病毒的防护措施与卫生建议。

我对市长们充满信心,对你们每人心中的公民责任感充满信心。我知道,各市政府与国家公共服务部门已做好组织工作。明天,我们将公布进一步的指令,以便老人无需等待太长时间、人们无需大排长龙、彼此间的距离得以保持,这些耳闻已久的防护措施将得到落实。

在这样的时刻,我们一边像先前所说的那样听从科学意见,一边也要保证民主生活和政治机制的持续运转,这相当重要。

如上所述,如今的重中之重,便是保护最脆弱、最易被传染病影响的人群。

其次,我们要遏制疫情。

为什么?卫生部长和卫生总局局长(directeur général de la Santé)已多次解释过:要避免呼吸困难的病人在急诊抢救部门不断增加。我们必须继续争取时间。因此,我恳请你们为我们的集体利益继续做出牺牲,或者说做出更多的牺牲。

从周一开始,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将被关闭,直到新的指令出现。这一切只为一个简单的原因:依旧根据科学研究,即便儿童有时没有症状,并且似乎幸运地较少产生重症,但儿童和青少年却能最快速地传播病毒。上述措施既是为了保护他们,也是为了减少病毒在我国国土上的传播。

各省都将设立托管服务。我们将找到合适的组织方式,让那些对抵抗公共卫生危机来说必不可少的人员的孩子得到照顾,让他们能继续为了保护、照料你们而工作。政府和民选代表,以及全国其他相关部门负责人将在接下来的几天负责此事。

我要求企业尽可能地允许员工远程工作。部长们已经宣布,我们对远程工作做了许多开发。我们必须继续下去,并尽力加紧步伐。公共交通将会持续,因为停止交通将阻碍一切,包括救治病人的可能。

但在这里,我要呼吁的,是你们自身的责任心。我希望所有的法国人能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出行。政府也将公布措施,尽可能限制人群的聚集。

于此同时,我们的医疗系统,特别是抢救部门,必须准备好接受更加严重的Covid-19病人,并继续治疗其他的病人。医院必须有空位。为此,我们将动员所有公立医院和最大数量的医生和护理人员,也将动员学生和相对年轻的退休人员。照此方式,我们将采取一些例外措施。

另外,很多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想感谢他们。几天前,在巴黎急救部门,我见识到了一场壮丽、感人、堪称典范的动员行动:离选拔考试没几个月的医学生在接听电话和帮忙,刚刚退休的医生回来伸出强有力的援手。我们要一起通过正确的措施推广的,正是这样的行动。

同时,医院将推迟非必需的医疗服务,也就是非紧急的手术,这将帮助我们争取时间。健康是无价的。

政府将动用所有必要的财政资源提供援助、照管病人、不惜一切拯救生命。我们正在做出的决定、正在实施的改变,将在以后继续保留,因为我们也从这场危机中学习经验,因为我们的医护人员有着强大的创新和动员精神。我们将从中吸取教训,通过建立一个更完善的卫生系统走出危机。

我们也将广泛地动员研究人员。为了大批量生产更快、更准确、更高效的诊断工具,许多法国和欧洲范围的临床试验项目正在进行。

我们将在这些方面继续改善,法国和欧盟的众多项目也都在展开。在私立企业的支持下,教授们已在巴黎、马赛、里昂,以及其他城市,对诸多可能的治疗方案展开了研究。许多协议已经启动。

我希望在接下的几周、几个月里,我们能够研发出可供广泛使用的第一批治疗药物。欧洲完全有实力为全世界提供治疗Covid-19的特效药。研究团队也在夜以继日地研制疫苗。虽然疫苗的研发需要数月的时间,但是这仍然为我们带来曙光。我们法国科研人员和欧洲科研人员的总动员已经提上日程并将日益加强。

这一严峻考验也要求我们为照顾贫困人口进行社会动员。冬季禁止驱逐租客令将延期两个月,在此情形下,我要求政府为最弱势的人群采取特殊措施。

最后,我们正在历经的磨难还要求我们进行经济总动员。餐饮业主、商店店主、手工艺人、酒店行业,旅游行业、文化产业、项目组织和交通运输的从业人员已备受煎熬,我都了解。企业家们在为他们的订货单发愁,你们所有人都在担心工作和购买力。我都知道,这都是合理的。听完我在今晚宣布的决定,你们显然会对经济更为担忧。

我们不会在健康问题外,再为企业家添加破产的恐惧,再为公司职员们添加失业和月底入不敷出的焦虑。因此,我们将极尽所能,不惜一切地保护劳动者和企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将执行一项特殊的、覆盖范围颇广的部分失业机制。

我们已经发布了最早一批通知,且将走得更远。国家将为被迫居家的工作者提供补贴。关于这一点,我希望我们可以向德国取经,他们懂得如何运行一个比我们更为慷慨又更为简便的系统。我希望我们能够保住工作岗位和工作能力。

也就是说,即便工作者们被迫留守家中,他们仍在企业有一席之地,且我们给他们付工资。我也希望能保护个体户们。我们将采取所有必要的措施为经济保驾护航。

所有的企业,如有需要,都可以延缓三月份应缴的社会公摊金和纳税金额,毋需提供任何证明,毋需走任何程序,不会受到任何惩处。

我们随后会考虑必要的免除或改期措施,我了解我们的政府,我们总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处理这些。

我要为我们的经济力量提供便利的措施。所有有需求的人可以暂停未来几天和几周内的到期应偿款。我们保护各种规模的企业。我们保护全体劳动者。同时,我已要求政府即刻起草一份合乎我们利益和未来承诺的法国和欧洲复兴计划。

我们也应当在欧洲层面上寻求解决方案。今天,中央银行已经发布了一些初步的决策。这些决策够吗?我不觉得。中央银行还需要采取新的举措。

在此,我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们,欧洲人,绝不会任由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蔓延开来。我们的回击强劲而迅速。所有的欧洲政府都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做出决策支持经济活动,并在之后复兴经济。法国会这么做,这也是我以你们的名义在欧洲层面提出的路线。

在昨天召开的非例行会议上我已经这么做了。我不知道随后金融市场走势如何,但是我的态度就是这么明确。为了保护经济,欧洲会以组织有序的、范围颇广的方式予以反击。我也希望我们能够在国际层面上团结起来,我在此呼吁G7(七国集团)和G20(二十国集团)肩负起责任来。

鉴于美国现在是G7主席国,我自明天起将与特朗普总统交换意见,向他提出适用于G7成员国的特别动议。我们应对这样一个世界性危机的办法,绝非内部分歧,而是一起及早看清事实并统一行动的能力。

我亲爱的同胞们,所有这些措施对于我们的安全而言都是必要的,我要求你们团结起来。我们不团结,就无法结束如此严重的危机;没有强大的个人自律与集体纪律、没有一致性,就无法克服这样深切的困境。

必须避开两个陷阱

如今,我听到了来自国内四面八方的声音。有些人对我们说:“你们走得还不够远!”他们时而过激地想封锁一切、担忧一切;还有一些人认为风险不会降临在他们头上。今晚,我想向你们指出我国的共同阵线。

如今,我们必须避开两个陷阱,我亲爱的同胞们。

其一是退回到民族主义。

病毒没有护照。我们必须联合力量、协调反应、通力合作。法国在左右奔走。

欧洲层面的合作至关重要,我将确保这一点。我们或许有不少措施需要考量,但我们必须采取的措施,是减少感染区域和尚未感染区域之间的流动。这不一定意味着封闭国界。决不能屈服于任何图省事或是恐慌的想法。

我们或许会采取控制手段,封锁边境,但只有当这些措施是恰当的、是在欧洲以欧洲各国的层面实施的时候,我们才会执行。因为我们是在欧洲的层面上建立我们的自由与保护的。

另一个陷阱是退回到个人主义。

这样的考验从来都不是靠独力能够解决的。 相反,团结一致才能克服这一巨大的挑战,说“我们”,而非总想着“我”。这就是为什么我今晚想对你们说:未来的几天、几周、几个月里,我都要依靠你们了。

我依靠你们,因为政府不能全凭自己,因为我们同处一个国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我依靠你们遵守官方颁布或即将颁布的指令,尤其是那些说了又说的病毒防护措施,至今仍然很少人采用,包括用肥皂或含酒精洗手液长时间地、充分地洗手;包括在问候时不要行贴面礼或握手,以防止病毒传播;包括与人保持一米的距离。

这些措施对你们而言看似微不足道,但它们会挽救生命,许多生命。这就是为什么,我亲爱的同胞们,我郑重地呼吁你们采用它们。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分得一部分保护他人的责任,从最亲近的人开始。我也依靠你们照顾我们最易受感染的同胞们——别再拜访老人家。我深知这令人心碎,但这暂时是必要的。

你们可以写信、打电话、相互通气,通过限制来往来保护他们。是的,我也依靠你们来帮助那些身为医护人员的邻居们,他们为了继续工作、继续照顾病人,需要别人来照看自己的孩子。我依靠各大企业来帮助所有能居家工作的雇员远程工作。

我依靠我们所有人,在这段时期内发明新的团结精神。因此,我要求政府与社会伙伴和民间协会一道向这个方向努力。这场危机应该成为代际间团结一致的国家层面动员的契机。我们有这方面的活力。一些活动已经实际开展了。我们可以一起添足马力。

我当然也依靠所有的医护人员。我知道他们已付出的辛勤劳动,更明白他们还要面临的重任。我和政府将一直在此,为你们肩负起应尽的责任。我想到所有在医院里的医护人员,他们需要照料最为危重的病例、应对众多紧急情况。

我还想到在医院外的医生们、男女护士们和其他医护人员,他们已经出色地行动起来,也将在接下来几周应我们的需求而来回奔走。

我知道,我可以依靠你们。卫生部将在几小时后公布细则,帮助你们抵御病毒。这既是我们对你们的崇高敬意,也自然是国家对你们的责任。这些规定对每个人而言都很清晰,同时恰如其分,且附有详细的阐释。

我依靠你们所有人从深处组成这个国家,唤醒我们心中美好的部分,展现我们慷慨的灵魂。在过去,正是这慷慨的灵魂,让法国得以度过重重难关。

我亲爱的同胞们,明天,我们必须吸取现在的教训,反省几十年来我们的世界所奉行的、已显出千疮百孔的发展模式,审视我们民主制度的缺陷。

这次“全球大流行病”已经向我们显示,我们的福利体系,无论其收入、经历、职业均能享受的全民免费医疗绝非是一种代价或负担,而是在灾难来袭时我们宝贵的财富和必不可缺的优势。

正是这次“全球大流行病”,才显示出我们必须将某些财产和服务置于市场法则之外。将我们的食物、保障系统以及照料生活环境的能力委任于他人是愚不可及的。

我们应该夺回控制权,比现在更积极地建设一个保有主权的法国和欧洲,将自身的命运攥在手心。我保证,在接下来几周和几个月里,我们需要采取在这方面同过去相悖的决定。

但现在是保护我们的同胞、全国通力协作之时,是这一神圣同盟显现之时,它要求我们同舟共济,不向惊慌、恐惧和便利屈服,找回灵魂的力量。正是这种专属于我们的力量,让我们的人民在历史中克服一次次的危机。

团结一致的法国,是我们在度过这段艰难时光时最宝贵的王牌。我们一起坚持到底!

共和国万岁!

法兰西万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