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作者 / 朱全忠

不请自来,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我一直觉得,只有充分理解了源静香这个角色,才能真正了解到藤子老师的创作理念。我认为,毫不夸张地说,源静香是藤子老师整个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是绝对的“大女主”,同时也是他花费精力最多的一个女性角色,可以说很多时候通过她,藤子老师才得以向读者传达出自己真正的“主旨思想”,也就是通过作品他真正想向读者表达的东西。

回到问题,如何客观评价《哆啦 A 梦》中源静香这一人物形象呢?我的答案是:源静香是一个和藤子老师一同成长的角色,一个从“邻家女神”变成“邻家女孩”的角色。下面就说一说我个人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吧。

一、初期(1970-1973)的“工具人”静香

《哆啦 A 梦》从 1970 年开始连载,起初的定位只是一部儿童搞笑漫画,就是说当时所有的角色都是为了搞笑这个目的而存在的,不过静香在这些角色中倒也“独树一帜”,她一开始表现出很强“工具人”属性:女神。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这是《哆啦 A 梦》中第一次给静香的近景特写,初期静香的特点从图中就能看出来:美,一个是外表美,从静香和其他人迥异的画风上各位也能看出来;另一个是心灵美,胖妹嘲笑大雄的时候,静香却在帮大雄从树枝上下来。正是因为这样,静香这个时期女神的属性才这么显著吧,不然大雄也不可能再《哆啦 A 梦》第一话就明确表现出对静香的喜爱之情。不光是犬雄(迫真),社区里其他男孩也都对静香心存爱慕,她绝对可称得上“练马区女神”: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另外,从这个时期静香的画风来看,此时的 F 先生还是保留着比较明显的手冢老师的痕迹。这个时期静香画风,尤其是眼睛,给我的感觉是太纯情了,女神范真的很足,以至于与他角色相比,显得有些不协调: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除了美丽,静香的姓氏也能体现出她这一时期“女神”的设定:源,日本非常古老的贵族姓氏,日本天皇(非孙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的后裔。《哆啦 A 梦》中,五人组中另外三个的姓氏均为虚构:野比、刚田、骨川,甚至包括“边缘人物”的姓氏出木杉,可静香的姓氏不仅真实存在,还是日本绝对知名的贵族姓氏,也许是藤子老师有意为之,想通过她的姓氏,让读者体会到这个角色所蕴含的“高贵优雅”吧。

顺便一提,个人认为静香冠以日本的“千年后族”的姓氏“藤原”更为合适。在我的印象中,作为武士家族的源氏主要以男性成员闻名,如源赖朝、源义经,女性成员并不出名。以贵妇为人所知的家族其实应该是藤原家,毕竟是天皇钦点的后族。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怨念。

但正如 @Shimmer 所说,静香在《哆啦 A 梦》前期出场率并不如中后期那么高,无论出场次数还是戏份,都不如胖虎、小夫。可能正是因为静香的“工具人”属性所致,这个时期的静香形象太过完美,从她身上引发矛盾冲突并不如其他角色容易吧。

随着漫画的连载,静香的形象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这时期藤子老师给《哆啦 A 梦》的定位还是“儿童搞笑”漫画(考虑到这时期《哆啦 A 梦》有着不少“少儿不宜”的章节,“儿童”这两个字其实都能去掉),所有的角色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存在,即使是贵为“邻家女神”的静香也不例外:为了达到搞笑的目的,静香在一些章节里也必须“自污羽毛”,变成一个“谐星”。比如在单行本第 1 卷的《古董大战》中: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静香和其他淘气的男孩子一样,兴趣十足地争着去“参观”大雄的棵体。看到这里,我都怀疑静香是名腐女子了。

作为对比,同样的情况,静香在单行本第 31 卷《泰山的短裤》中的反应是这样的: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静香看到大雄的棵体之后觉得难为情,红着脸跑开了。这样的反应我想才符合静香“女神”、“大家闺秀”的定位吧。

不光是少年时期的静香,这个时期的《哆啦 A 梦》中,长大成人之后的静香也无法逃脱漫画的搞笑定位,在单行本第 6 卷的《大雄的新娘》中: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为了达到搞笑漫画情节的夸张性,静香毫不分说抓起大雄就体罚打屁股。同样作为对比,单行本第 16 卷的《做个好爸爸》中,静香面对不服管教的大助,反应则是这样的: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从以上两个例子看得出,这时候的静香相比于中后期,表情更加得夸张,颇有“颜艺帝”园田海未的风范。性格上也是变换不定,温柔、淘气,甚至还有点暴力……。

总之,这个时期的静香,我评价她就像一块橡皮泥一样的“工具人”,虽然总体设定是“邻家女神”,但为了“搞笑漫画”这个定位,她经常被塑造成不同的形象以满足剧情需要。尽管形象非常得“丰富”,可是我感觉她被“脸谱化”得非常严重,毕竟这一时期的她是从属于剧情,服务于剧情的角色。

二、前期的静香(1974-1977),摸索中成熟

1974 年对《哆啦 A 梦》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一年。1974 年 3 月的《小学三年生》连载了名篇《再见,哆啦 A 梦》,看起来《哆啦 A 梦》要断更了,可是下个的 1974 年 4 月《小学四年生》就排除了这种担忧,同样是名篇的《哆啦 A 梦回来了》连载于其上,让断更风波烟消云散①。 但在我看来这场风波并不是对《哆啦 A 梦》一点影响都没有,反而是影响深远。在这之后《哆啦 A 梦》开始逐渐转型,从儿童搞笑漫画过渡到全年龄日常生活漫画:《哆啦 A 梦》涉及的题材更加广泛,思想性也愈发深刻,在给人带来快乐的前提下,更能引发人们的思考,打动读者的内心。

也许就是在这样的创作思路下,静香的戏份开始逐渐增加,比如连载于《小学五年生》1975 年 11 月号的《勇闯静香胃中》: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为了找回宝石让大雄和哆啦 A 梦进入自己身体内部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难为情的事情,更何况还让他们两个知道了自己吃花生没有淑女式的细嚼慢咽,这对于女神设定的静香来说无异于更加得“斯文扫地”。而大雄他在完成任务后对她的戏弄则让读者看到了一个更加“异类”的静香: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大雄骗静香说,潜水艇只能顺着她的肠道在明天排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就很明显了(好臭啊),这对不仅对静香这样的一个淑女,我想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所以得知大雄在骗她后,才会“性情大变”得无比暴力(大雄也是活该)。

《勇闯静香胃中》在我看来是藤子老师对静香这个角色塑造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它的主要矛盾就是为找回宝石静香要被打破“女神”形象,让大雄他们进入胃中,之后再引出一个她身体中那个与女神完全不符的“暴力女生”的一面。这篇作品我想也标志着藤子老师已经解决了如何从静香身上引出戏剧冲突这个问题,所以后来我们能够这位“邻家女神”的戏份日渐增长。

三、中后期的静香——“微瑕美玉”(1978——至今)

这个时期的源静香可以说是最好的静香。她的形象已高度成熟,这背后则体现出藤子老师对她的创作思路的高度成熟。因此,这个时期静香的表现绝对是最为精彩,甚至在很多时候都能“喧宾夺主”,风头盖过绝对的主角野比大雄。

之前说到静香在初期戏份不多的原因时我讲到是因为静香的“邻家女神”设定使从她身上引出戏剧冲突较难。而到了前期,这个问题藤子老师已经解决了,概括起来就是四个字——微瑕美玉。它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看似完美的静香实际上也有着一些小缺点、小毛病;另外就是真实的自己时常会和自己的“女神”设定冲突。像一块美玉的静香有着微小的瑕疵,可微小的瑕疵无法掩盖静香这一块美玉。二者既矛盾又统一,可以说是灰常滴“辩证唯物主义”了。

尽管我们能看到这个时期的静香和初期的静香有着一个非常大的共同点,也就是形象异常丰富,但是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可以说是搞笑的“附庸”,而后者在丰富形象的背后却有着自洽且合理的逻辑,就是“美玉微瑕”。正因为如此,中后时期的静香尽管形象也异常多变,角色随着漫画的连载也有着极大地发展,可她给读者的感觉却并不矛盾与突兀,反而是十分得自然与真实、“接地气”。这也回应了我一开头的那句话,这使得静香,已经彻底地从“邻家女神”“堕落”成了“邻家女孩”。

所以,在我看来,如果狭义地理解“如何客观评价《哆啦 A 梦》中源静香这一人物形象?”的话,那这里的“源静香”应该指的是这个时期的源静香,最好的源静香。

那么该如何评价这一时期的源静香呢,我想正好就沿着我上边说的“微瑕”和“美玉”这两点来讨论吧。

首先是“微瑕”,看似完美的静香也有着“反女神之处,就像之前说的,这体现在两个方面:静香也有着一些小缺点、小毛病;另外就是真实的自己时常会和自己的女神”设定冲突。

先说小缺点、小毛病,仔细看《哆啦 A 梦》的话,静香的毛病和缺点还是不少的。比如有时候她也撒谎: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有时也会很毒舌……尽管说的也不无道理: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以及最重要的,美女的她其实心中住着一头“野兽”,也无愧“源”这个好勇斗狠的武士家族姓氏,隔三差五就使用暴力: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我的工作就像是调剂师一样。在角色行为的善恶成分上,我会分配多一点点的善。但如果角色只有善,那小朋友看了也不会笑。正是因为有恶,他们才会笑。”

—— 藤子·F·不二雄

再来说“反女神”的设定,静香给人的感觉是“女神”、“大家闺秀”、“贵族千金”。这既是对她的赞美,很多时候却也是对她的束缚,因为你是“大小姐”,所以你不应该干这些事情,或者大家根本想不到你会干这些事情。不仅如此,在很多章节我们也能看到当时的日本社会某些对女性的某些束缚,认为女孩子不应该干什么,只能干什么。而这些“反女神”的设定,也恰恰成为了藤子老师增加静香戏份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

“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所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茨威格《断头王后》

这也是静香的烦恼所在。或许是家庭教育有意为之,父母为了让静香对得起“源”这个高贵的姓氏,对她的培养也是以大家闺秀为导向的,这就让她一直以淑女的形象出现在小伙伴们面前。可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享受了大家闺秀的荣耀,也得承受“大家闺秀”带来的“枷锁”,哪怕是作出一点点不符合“女神”设定的行为来,都是可羞的。人的天性都是向往自由、无拘无束的,更何况静香这样独立自主的女性呢?因此当静香在漫画中表现出“女神”的行为时,我们应该能了解到她这是在追求自♂由啊。

比如静香身上著名的“烤红薯”的梗: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吃红薯有损淑女形象,所以即使它是自己最喜欢的食物,也不可能在别人面前大快朵颐。藤子老师也经常借着红薯这种食物来“编排”静香,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出卖”自己最喜欢的食物,这的确是种遗憾。

虽说是个大家闺秀,但是静香跟这个年纪别的女孩子一样,爱浪漫、爱幻想,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中二”,比如在超长篇《宇宙小战争》中: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作为一个大家闺秀,静香不仅要被“女神”人设束缚,还得遭受当时日本社会对女性某些成见,对女性不该干什么,该干什么都看不见的条条框框限制着。《哆啦 A 梦》有很多日常篇都对这个主题有过讨论,比如很多答主都提到过的单行本第 42 卷的《身体互换的故事》中,静香的母亲就禁止静香爬树,尽管那时静香从小的梦想,因为那太不“女性”: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还有就是其他答主也提到的,身为一个大家闺秀,再加上源家良好的家庭条件,静香在的家庭教育也是“大家闺秀”式的。这中教育方式好的一面是静香一直能享受到最好的教育,不好的一方面就是静香生活中要处处受到规范,一坐一卧都不能马虎: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不过谁的内心深处不是一个抠脚大汉呢?因此,静香有时候也想做一个回普通的孩子,至少没人的时候能够放松一把: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这些“反女神”的设定,同上面的“小毛病”、“小瑕疵”一起,让人们意识到静香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娴静优雅的大小姐,而是一个真正富有人间“烟火气”的、真实的“邻家女孩”,可能潜移默化地拉近了她和读者的距离吧。

四、生活中的静香

上面说到的这些我想还不足以概括出一个日常生活中完整的源静香,这个女孩其实还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值得讨论,这一部分我想就集中论述这一点。

首先是静香“全能战士”的设定,用郭老板的话说就是“厨房厅堂”两门抱的主儿。在日本那个对女性的定位还比较传统的时代,漂亮地干家务活静香自然不再话下。就比如现在很火的烘焙,静香已经做得有点“审美疲劳”了: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静香不仅是一个会主持家务的贤内助,还是一个有着远大社会理想的新时代女性: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超长篇《大雄的梦幻三件事》(迫真),藤子老师在此处对静香的描写是否参考了雅子妃呢?另外大雄“入浴公主”的吐槽也足够犀利,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然后和大雄一样,爱好广泛。虽然源家和野比家同属中产阶级,不过前者的家境显然好了不止一星半点,这也让静香的爱好比以“雄三样”(电视、漫画、睡觉)的大雄高了好几个段位。

包括但不限于打网球: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这也符合静香是个“运动奇才”的设定,除了绝对力量不如胖虎小夫外,其他各项数值应该都是“碾压”其他人的存在

声乐,虽然父母为她选择的是钢琴,而依照静香的实力她应该弹得也不赖,不过小提琴才是她的最爱: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但是静香小提琴的杀伤力可是能与胖虎媲美的: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当然,还有爱洗澡,这一点《哆啦 A 梦》里的人物已经吐槽得不少了,连藤子老师其他作品里的人都吐槽过: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上面很多的爱好,都是当时大部分日本家庭(现在应该也是)负担不起的,比如声乐,静香父母不仅给女儿购置了钢琴和小提琴,还专门为女儿请了一对一指导的钢琴老师。这也从侧面说明静香的家境是碾压绝大多数家庭的。看来良好的家境才能成就子女高雅的爱好,毕竟高雅可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吞金兽啊: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静香这些让大雄沮丧的爱好也能反映出她良好的家境吧。另外吉美版“网球场”愣是翻译成了“网球衫”,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12 岁,是学生,更是学霸。其他答主也提到了,考试哪怕得了 85 分都得挨骂,不难推测静香平时的成绩是非常好的。当然,虽然是学霸,可静香还是不能与出木杉相比,因为论学习能力出木杉已经强到超出了人类能理解的范围了。

最后是既幸运又倒霉,幸运是她从小就有一个好“老公”——大雄从哆啦 A 梦那里得到好的东西往往是第一时间就去找静香分享: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不光是大雄,社区里其他同龄的男孩子也和大雄一样,有了什么好东西第一时间就想和静香分享。最明显的就是小夫,顺便他还能气气大雄: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不过胖虎认为的好东西就肯定让静香欲哭无泪了: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有一利,就有一弊。大雄虽然能经常给静香带来好东西,但是他也经常使用哆啦 A 梦的道具让静香莫名其妙地“风评被害”,这也是日常篇一个常用的套路了: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所以也怨不得静香经常对大雄拳脚相加,隔三差五来点家庭暴力,那真是他自找的。

总之,生活中的静香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中产阶级女孩,我想这是藤子老师对静香和她家庭“社会定位”的高明之处,中产阶级的定位,既符合大多数读者的社会阶层,良好的家境给予的良好教养又能解释静香为什么能成为深受大家喜爱的女神,一举两得啊。

五、真正的美玉

之前说到静香尽管有着不少的小瑕疵,但绝对无法掩盖她的优点,她的缺点和优点相比,可谓是“量尔等腐草之萤光,如何比得上天空之皓月?”。静香的这些优点我想就是静香在哆啦迷中人气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吧。

静香的这些优点,其他答主,特别是@Shimmer、@AT 水战霸主已经说得很好了,我就不啰嗦了。我想这些优点的意义不只是把静香塑造成为了《哆啦 A 梦》中一个超级受欢迎的角色,更为重要的是,承载了这些优点的静香,寄托了藤子老师对未来人类社会的期望,期望《哆啦 A 梦》的读者成为有着静香那样美好品质的人。

静香的优点固然很多,我个人看来到可以直接归为两点:众生平等和意志坚定。

先说众生平等,我正好借着@Shimmer 总结出静香的这几个优点:温柔、善良、重情、自强来展开讨(胡)论(扯)。众生平等,顾名思义,就是相信这世间所有的人乃至生命都是平等的,所有生命都是相似相通的,人们只要友好地对待其他的生灵,关爱其他的生灵,一定能收到同样的回应,从而塑造一个美好的世界。

正因为相信众生平等,才能温柔地、善良对待他人;才能哪怕只是自己的宠物狗,都重情重义地对待;正是因为相信众生平等,所以我们的静香才坚信每一个人都有独自决定自己人生、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所以才能如此的独立自强;正是因为相信众生平等,所以静香才知道每个人都会不完美,都会犯错,都有被原谅的权利,我们才能看到静香如此的宽容,很多时候大雄他们虽然欺负了静香,仍能得到她的原谅。

静香众生平等的思想,我想能分成三个层次:爱身边的人,爱所有的人,爱所有的生灵,这不就是古人说的“仁”吗?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

——《论语·颜渊》

爱身边的人,心怀善念地和身边的每一个人相处,在静香身上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她能够毫无差别地关怀每一个练马区的小伙伴,就比如单行本 22 卷的《自由时空摄像镜》: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爱所有的人,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被关爱的权利,比如超长篇《大雄的创世纪日记》中,她化身女神拯救人类: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虽然同为人类,但是他们却各自创造出来不同的神,并为了这些神大打出手,这个问题,连静香这个“真神”都解决不了……摊手。

最后一个层次,也是最高的层次,就是爱所有的生灵,如果各位看过超长篇漫画或者剧场版电影的话就会发现,这里的生灵不光是指生物意义上的生命,还包括了由冰冷的钢铁制造出来的机械生命。关于这一点,静香最精彩的表现就是在超长篇《大雄的海底鬼岩城》和《大雄与铁人兵团》中了。在《鬼岩城》中,得到静香温柔对待的越野车最终拯救了人类: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而在《铁人兵团》中,静香不计前嫌救了差点杀死自己的丽璐璐,之后受静香感化的丽璐璐和她同时拯救了地球和麦加托比亚: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当然,现实中肯定不会存在什么鬼岩城,或是麦加托比亚,不过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借物喻人”,通过这些作品中静香的表现,我想足以概括出藤子老师在心中一个美好的人类社会是什么样子的——她肯定是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从个人的角度说,众生平等的“物种共产主义”不免过于激进;“爱所有的人”在这几年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下不免也过于“圣母”;但是“爱身边的人”——爱自己的亲人、朋友,只要努努力,相信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吧。

然后是意志坚定,我想这就是古人说的“毅”吧。虽然有着“众生平等”的理念,不过若是没有坚定的意志,静香的这种理念恐怕是不能一以贯之的,幸运的是,或许是先天生来如此,亦或是家庭后天的教育,静香的意志甚至是可以说是“过于坚定”了,我就举一个从反面描写这一点的例子,单行本第 41 卷的《拜托你,继续干吧》: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为了实现见出木杉的目的,不惜让大雄充当“工具人”。可见对静香是一个非常“自律”的女孩子,已经决定的日程是就算是天打五雷轰也不能更改。

而正面描写的这一点最精彩的莫过于在超长篇《大雄的一千零一夜》中: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绝对不能做违心的承诺,看似柔弱的外表下是坚定的意志,这一点我想《哆啦 A 梦》中的绝大部分男孩子都比不上她。正是因为有着坚定的意志,所以她能把自己的信念一次次地化为行动,让我们能在《哆啦 A 梦》中看到一个如此精彩的静香,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一个令读者拍案叫绝的角色。

综上,我想静香最核心的品质就是“仁”和“毅”吧。

此外,从静香这个角色在《哆啦 A 梦》里不断的进化历程中,我们也能看到藤子老师对女性的看法变得越来越开明。初期的名篇《大雄的新娘》中,成年的静香还是一个典型的相夫教子的传统家庭妇女,或许当时藤子老师心目中对女性的定位还是家庭导向型的吧,不过随着《哆啦 A 梦》的连载,静香也变得越来越独立和自主,这背后应该是藤子老师对女性自由自主地决定自己人生这个思潮的肯定和赞美吧,就比如单行本第 40 卷《把静香抢回来》中出木杉这段无比精彩的台词所说:

《《哆啦A梦》中,源静香只是个「工具人」吗?》

在静香之后我们能看到藤子老师女性角色的形象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与个性化,当然,也越来越精彩,比如佐仓魔美、莉姆、春日惠理等等,静香形象的变迁也反映出藤子老师女性观的变迁,更反映出当时日本社会女性解放思潮从萌芽到壮大的整个过程,进而反应出日本社会在战后逐渐进步和开明的过程。从这一点上说,静香或许还具备历史价值呢。

以上就是我“客观”(迫真)评价的内容,最后在说说我对静香其他的一些感想吧。其实相比于静香,我还是更加喜欢藤子老师刻画的其他女性角色。如果各位读过我之前的文章,就应该知道我最喜欢的 F 组女性角色是佐仓魔美,即使在《哆啦 A 梦》中,我对美夜子和小克蕾姆的喜爱也是甚于静香的。静香给我的感觉,怎么说呢?对我来说过于四平八稳了,我个人还是喜欢个性更加鲜明的女孩子。各位认静香做老婆的朋友们,欢呼吧,因为你们至少少了一个情敌。

所以即使静香不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我仍然对她不吝惜溢美之词。

平易近人的邻家女孩,却有着女神般魅力的容貌,更可贵的是有着赛过美玉的品德,这样的源静香,有又哪个哆啦迷能不爱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