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失利后国民党重选党主席,如何调整美中台关系

《大选失利后国民党重选党主席,如何调整美中台关系》BBC Chinese 江启臣(左)与郝龙斌(右)都是党内菁英也是学者出身。

台湾国民党今年初在总统大选以及立法选举的惨败导致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辞职,并将在本周末(3月7日)选出新任党主席。作为百年政党,国民党来台后,即便在“解除戒严”后,仍然两次在总统大选后取得民众信任并执政多年。然而,外界分析,台湾商人近年来在中国大陆获得的利润不如以往丰厚,雪上加霜的是,特朗普上任后没多久,开启了美中贸易战,影响了台湾经济界在中国的投资,许多台商回流台湾。因此,国民党一直以来与中国经贸往来紧密的路线,开始面对挑战。

2020年国民党在总统以及立法会选举的败选结果,使台湾民众特别是年轻族群对国民党的路线并不买单,党内有人称国民党“几乎失去了一整个世代”的支持。

响应败选结果,此次2020年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呼吁党内进行路线改革的声音冒了出来。其中,一个重要意见是希望国民党重回“亲美”路线,摆脱过去几年该党被认为过于“亲中”的形象,甚至检讨“九二共识”的必要性。

此次党主席选举主要候选人之一、前台北市市长郝龙斌便称,国民党要洗刷让外界认为“又老又红”的“亲中”形象。郝龙斌的对手是代表国民党青壮派、现年47岁的立委江启臣。学者出身的江启臣认为,国民党该以新的“现代语言重新论述两岸关系”政策。

《大选失利后国民党重选党主席,如何调整美中台关系》Daniel Shih 韩国瑜曾被视为国民党的救星。

搁置“九二共识”?

江启臣提出,国民党或许该重新思考是否仍用“九二共识”去吸引年轻选民,这一提法在此次国民党党主席选举时引起讨论。

江启臣对媒体说,习近平与蔡英文已经将两岸的模糊关系解除,改以“赞成”或“反对”“一国两制”的立场。因此,他认为,也许国民党可重新思考过去以“九二共识”模糊化处理两岸关系,并以“一中各表”战略各取所需的作法是否还管用。他又称,也许国民党可以以现代的语言论述两岸关系,赢回年轻选民的支持。

“问20几岁的人何谓‘九二共识’可能听不懂,但若说‘两岸分治事实下,我们国家叫中华民国,对岸不承认我们、我们也不承认他们,事实是这样子。’”他对台媒《风传媒》说。

“台商经济牌”优势不再?

外界分析,国民党的中国困境之一,是很难再以“两岸红利”吸引选民,特别是年轻族群的支持。江启臣表示,国民党在今年总统大选时,几乎拿不到40岁以下选民的选票,“几乎失去一整个世代”,形势严峻。

事实上,过去国民党在中国经济崛起后,因为两岸经贸往来,该党及其支持者(譬如游走两岸的台商或政治掮客)都获得丰润的“两岸红利”,并为国民党带来选票。在这个背景下,2008年马英九以过半接近六成的得票率,以及当年破纪录的得票数赢得总统大选。

香港中文大学客座副教授林夏如研究指出,台湾选民当年对于马英九期望颇高,期望一个廉能政府以及与中国沟通顺畅的总统。因此,当年马英九便以“贸易开放(特别是两岸)以及自由化”成功获得支持——即便当时民调显示多数台湾人认同“自己是台湾人而非中国人”,已经过半。

但是,林夏如称,马英九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后,并未妥善处理好他承诺过的改善台湾内部经济的问题。她之前告诉BBC,马英九任内将主力放在“开放两岸关系”,政策上认为台湾的经济问题全系于两岸关系的好坏。因此,马英九政府开始快速推动与中国更深更广的区域协议,譬如2010年与中国签订ECFA 《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

林夏如批评,马英九政府并不习惯于与民众沟通政策,冒进地推动与中国的政经交流引起质疑,尤其多数台湾人对于主权认同以及民主生活方式有很大的坚持,马英九对中国加速开放,开始受到民众批评。2013年执政后期,台湾的经济成长率都掉到2%以下。在支持度持续下滑时,马政府却试图在立法院快速通过《服贸条例》法案,终导致社会反弹,掀起了台湾年轻族群占领立法院多日的“太阳花运动”。

这场运动被外界认为催生了新兴台湾本土政党“时代力量”——也被认为“天然独”,意指“天生具有台湾认同世代”——首次登上台湾政治舞台核心。因此,马英九继承连战以来与中国持续政商深交的路线,在中美贸易战爆发后,若要跟美国重拾关系,也开始遇到困难。

中美夹缝中的台湾

国民党在2016年失去政权之后,在国际外交上,由于特朗普上台后旋即开启美中贸易战,美中紧张关系白热化。

在美中抗衡的背景下,蔡英文与美国的关系加速密切起来。台湾虽然在中国压力下失去了许多邦交国,但美台双方签订了重大军售合约,美方参众两院都通过了许多惠台法案,让台湾在国际政治上再次站上舞台。

《大选失利后国民党重选党主席,如何调整美中台关系》AFP 蔡英文与特朗普政府关系正酣。

林夏如称,因为美中贸易战,在中美关系恶化下,“美国逐渐同情台湾的处境,台湾可能有机会与美国签署双边贸易或投资协议”;但她强调,台湾要达到美国自由贸易的开放要求,许多台湾的利益团体也要做出牺牲。

譬如,美国不断要求台湾进口美国牛肉,在台湾引发的争议并不小。换言之,台湾与美国交往也有代价要付。

就国民党而言,则是国民党因为失去执政权,与美国的关系不若以往亲近;在中国,也因为美中贸易战开打,加上中国劳工薪资增长等因素,国民党以及“亲中”的台商获得的利益,已经不如以往。

长期研究台湾政党政治的东海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张峻豪同意,国民党需要重新思考跟美国的关系。张峻豪告诉BBC,四年多来美国对蔡英文政府的支持持续,体现在美方售台军售,以及协助蔡英文连任。张竣豪认为美国对台湾的政治影响从未停止,因此,国民党若不重建与美国的关系,要重返执政并不容易。

台湾资深媒体人、前《中央日报》副社长郑佩芬告诉BBC,国民党退守台湾后,透过蒋宋美龄、沈昌焕等政治人物,长期一直与美建立外交关系,直到台美断交后都还延续。后来国民党主席李登辉属“亲日”派,并不“亲美”。之后,国民党内高层譬如连战及马英九走“亲中”路线,与美国经营关系不够,失去政权后,也无心经营与美国的关系,导致目前国民党在华府的布局几乎停滞。

郑佩芬说,当年她曾访问过美国五角大楼,并与后来移居纽约的蒋宋美龄有所来往,是因为美国是个“现实主义”主导的国家,与其交往需有利于美国,长期下来才能建立关系。她观察到,民进党透过萧美琴等人,20年来一直努力与华府政客或智库来往,建立人脉。“反而是国民党现在失去政权后,在华府没有重要的人士在那长期经营,丧失有力的沟通管道,”郑佩芬补充。

《大选失利后国民党重选党主席,如何调整美中台关系》Getty Images 蒋介石父子一直是许多台湾人缅怀的领袖。图中为宋美龄。

台湾政治研究者南乐(Lev Nachman)则表示,国民党20年来一直都有在中美两边斡旋,并没有玩“零和游戏”。他提到,特别在马英九执政时与中、美两国都有互动,也没受到美、中在外交上的惩罚,“但现在国民党不是执政党,即便继续往中国倾斜,也看不出美国有必要对国民党制裁的需要,”他说。

国民党与青年选民

张峻豪称,国民党今年选举败在“讨厌韩国瑜“加上“讨厌共产党”两因素。这两个因素现在都还粘贴在国民党身上,但国民党对于“讨厌韩国瑜”兴起的罢韩活动,仍为韩国瑜辩护;对于“讨厌共产党”背后代表的两岸关系,“国民党选后有办几场‘九二共识’的座谈会,但好像都沦为形式,因此国民党下一步能否改革,我是比较悲观看待。”

“吴敦义辞职后,现在国民党代理党主席还是与对岸关系深厚的红顶商人,”郑佩芬说。

根据台湾中研院社会学学者林宗弘及陈志柔的抽样调查显示,40岁以下的台湾选民,有72%的人在总统大选中投给了蔡英文。

南乐同意,对于年轻选民欠缺吸引力是国民党最大的困境。他说,国民党若继续“亲中”,那便很难吸引每一年都在诞生的新的年轻选民,而既有的支持者也不够多到让国民党重返执政。“若国民党不努力开拓票源,未来很难生存下去,”南乐解释。

台湾政治评论者杨雨亭则评价国民党与共产党相似,信仰组织的权威,不大相信民主,因此不容易在党内部进行重大改革:“时代与社会的更新交替,不可能由中老年人来起事与革命,这是人类历史动力的基本来源。”杨雨亭在香港《明报》评论国民党大选的失败。

《大选失利后国民党重选党主席,如何调整美中台关系》BBC Chinese 台北市国民党中央党部前“革新团结”一字,如今要如何团结是国民党的最大课题。

国民党青年部成员陈亭儒投书台媒《风传媒》称,国民党长久以来“与年轻人似乎一直处在世代间上对下的阶层关系,自认为的重视与关心,就如同国民党过去如同长辈般对年轻人近乎说教,却视之为对话的互动方式”,在政策方面譬如婚姻平权以及香港示威的意见表达也难与年轻选民对话。

陈亭儒强调,此次是国民党今年败选后最后一次的改革机会。

然而,反对台湾独立,终极目标是重回大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国民党如何能选择不与中国来往斡旋?党内盘根错结的派系、大老文化,以及“穿梭两岸三地的利益团体”如何协助或阻挡国民党改革,都是新任党主席上任后马上要处理之难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