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与中美争霸升温 “恐华症”死灰复燃引关注

《肺炎疫情与中美争霸升温 “恐华症”死灰复燃引关注》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自从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开始以来,世界各地包括亚洲地区内部对中国人的疑虑也越来越大。

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不断蔓延,导致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恐中症”和“恐华症”死灰复燃。

当来自中国的化妆师杨女士去她在柏林的医生诊所时,立即被禁止进入。她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

她不得不在一月的严寒中在诊所外面等候,其他病人一个个被叫进诊所看病。最后,她的医生出现了。这位女医生的第一句话是:这不是针对你个人的,但是……。

然后她说:“由于这种病毒来自中国,我们现在不给任何中国病人看病。”

杨女士告诉BBC记者,她没有机会向医生解释她自己是健康的,而且近期也没有到中国去旅行过。

自从起源于武汉的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以来的几周内,出现了多起歧视中国公民、海外华人或任何看起来像东亚人的报道,一些歧视案甚至发生在亚洲和华人占多数的社会里。

尤其是中国的吹哨人李文亮感染死亡的故事曝光后,国际上对中国受害者的同情与日俱增。尽管如此,很多东亚和中国人都发声,批评与病毒有关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已经变得严重。

歧视中国和中国人并不是新的现象。仇华排华的问题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历史清楚有据可查。

但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危机爆发期间,表现各种“恐华”复杂的情绪和事件,混杂在一起,折射出目前世界与中国已经日益复杂的关系。

西方的陌生和东方的司空见惯

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尖酸刻毒的态度已经在世界各地出现,但方式表达有微妙的不同。

在东亚人是明显少数民族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等,那种认为为中国人肮脏和不文明的偏见助长了“恐华”情绪。

在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小报甚至刊登出“黄祸”、“中国病毒之乱(注:panda-monium,此词故意和中国特有的熊猫联系起来 )”和“中国孩子呆在家里(别出来)”等标题。

在一些学校里,华人的孩子受到同学欺负,原因是“他们是中国人,携带病毒”。

对于疫情的最初报道说,这种病毒起源于武汉一个出售野生动物的海鲜市场,而且可能是由蝙蝠携带的一种病毒变异,社交媒体上再次出现一些老段子,嘲笑中国人什么都吃。

亚洲地区一些国家也出现了同样的言论,而这里“恐华”情绪更复杂、甚至更带有排外的语气。

社交媒体经常出现一个共同的话题,基本是怀疑中国大陆人不断涌来,会感染当地居民。

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数十万人签署了一份网络呼吁书,要求全面禁止中国公民入境,这两国的政府也实施了某种形式的入境禁令。

《肺炎疫情与中美争霸升温 “恐华症”死灰复燃引关注》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成员在医院管理局大楼外手持标语牌举行罢工,标语英文为:关闭边界对中国说不(资料照片)。

在日本,一些人将中国人称为“生物恐怖分子”。在印尼和其他国家还出现了警惕中国人感染当地人、特别是穆斯林的阴谋论。

在香港研究中国公共政策的前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刘浩典(Donald Low)教授说:“在西方,中国被视为遥不可及的,那里的恐华症更多出于不熟悉不了解。但在亚洲和东南亚,这已经司空见惯。”

历史与现实阴影

在亚洲,近几个世纪以来,中国的名字被地区争端、历史不满和一批批的中国移民浪潮的阴影笼罩着。

而最近时期,则因为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张和在新疆省拘留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新闻,激起了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东南亚国家的愤怒和怀疑。

《肺炎疫情与中美争霸升温 “恐华症”死灰复燃引关注》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随着歧视增多也引发了海外反种族主义的反击,正如这张意大利涂鸦中所看到的那样,上面写着:我们周围无知的疫情爆发流行……我们必须保护自己。

中国对该地区的投资不断加大,受到当地政府的欢迎,但也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支配其经济和开发以及造成剥削的疑虑,而当地人几乎没有得到多少经济好处。

即使在以华裔为主的社会,例如香港和新加坡,反中情绪也有所上升,部分原因是长期以来对中国移民和身份认同的焦虑,以及北京的影响。

羡慕和蔑视

一些人认为,目前出现的这种“恐中症”情绪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在当前危机中和世界舞台上的一贯做法造成的。

刘浩典教授表示,人们对中国人持一种“敬畏和蔑视”的复杂态度。

他表示,对于一些观察中国如何处理疫情危机的人而言,他们对中国人能够做些什么有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羡慕,比如在几天内就建起一座医院。但是,也有人蔑视他们无法控制野生动物贸易之类的东西,或者做不到运作透明。

官员们承认,他们最初报告和遏制危机的速度太慢太迟,并且因此前训诫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而受到严厉批评。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试图向外展示一个强大而自信的中国——中国不但在世界各国投资成百上千亿美元,而且是一个负责任的全球参与者。

中美贸易战

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美国和中国进行着激烈的媒体交锋。美国指责中国从事国家间谍活动,称中国无休止地对有争议的领土宣示主权。

中国人日益富裕,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和学生前往世界各地旅游访问和生活,到处都能看到他们的足迹身影,但偶尔也会有一些有关中国人不良行为的报道,重新让人产生中国人不文明、炫富的成见。

当然,并不是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对中国有同样的疑虑。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相比之下,在西欧、美国和亚洲更容易“恐华”情绪,而在南美、非洲和东欧的人口对中国持更正面的态度。

一些观察人士表示,中国的竞争对手因为可以通过反华获得政治资本,他们也应对“恐华症”负责。

香港科技大学的社会学家巴里·索特曼教授表示,近年来,美国出现了大量反华言论,尤其是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

美国本身有着漫长的排华历史,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882年的《排华法案》,该法案禁止移民美国的中国劳工在淘金热开始后的各种权益。

索特曼教授表示,目前的排华潮流与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本土地方主义的重新抬头相吻合,或许是这个上升趋势的一部分。

他指出,现在中国正被视为美国霸权的挑战者,中国政府所做工作的几乎每一个方面都遭到强烈的批评。因此,全世界很多人都开始关注这方面的形势,这种情绪源于历史上根深蒂固的恐华症,与亚洲的情况很相似。

落井下石

中国不接受对中国人的落井下石做法。

在过去的几周里,中国国家媒体发表了几篇严厉的评论文章,谴责歧视和种族主义,尤其是面向全球受众的英文频道。

但是,中国一些官方媒体也对国际媒体就政府处理冠状病毒危机的批评性报道表示异议,尽管一些批评早已在中国当地媒体上发表。

他们要么称其为不实报道,要么是将其称为对中国的歧视,中国官媒中国国际网络电视台的著名电视主播刘欣将其比作“落井下石”。

中国官方批评一些国家,尤其是美国,通过颁布对中国游客入境禁令, “制造和传播恐惧”。

《肺炎疫情与中美争霸升温 “恐华症”死灰复燃引关注》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近年来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但在没有疫情、没有必要的地方,戴口罩可能引发误会和联想。

与此同时,随着新冠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许多海外华人和亚洲少数民族对这种歧视的情绪越来越感到担忧。

在柏林的中国化妆师杨女士表示感到担心。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她打算尽量减少外出。

让她感到担心的不仅仅是在诊所的经历。因为他的一名德国亚裔朋友最近在火车站遭到骚扰,一名中国妇女在回家的路上遭到野蛮袭击,柏林警方将其列为种族主义事件。这名女子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声称,她遭到他人侮辱,骂她是“病毒”,在反驳后遭到殴打。

杨女士说:“当他人称我是病毒时,我不想与这些人争吵。他们只知道报纸上读到的东西,你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

杨女士说:“即使我向他们出示我的签证,告诉他们我是德国永久居民,但这一切都无助于事。因为他们看到的就只是我有一张中国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