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Weibo

2月17日,中国甘肃省的官方微博发布一条女性医护人员被集体剃光头的视频,引发公众议论甚至反感。

甘肃的例子只是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各地官媒“正能量”宣传的缩影。在公众排山倒海的质疑和愤怒声中,官媒的一些惯性表现成为其中一个遭受公众审视的焦点。一位微博网友评论说:“媒体不再是媒体,是政府手中的笔和工具。但百姓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新冠病毒爆发至今两个月,舆论场成为公众和官方的角力场,愤怒的中国民众想从社交媒体上的各种蛛丝马迹上找到造成新冠疫情发展至今的罪魁祸首。但2月初至今的半个月来,中国官方媒体试图向公众传播正能量,转移对一线医疗物资缺乏、政府管治缺失、官员不作为等问题的关注。

集体被剃光头的女医护

微博账号《每日甘肃网》发布的宣传视频中,一群女医护被剪掉长发,镜头显示有理发师拿着被剪掉的长发给对方看,对方不忍看,理发师拿着长发在镜头前摇晃炫耀;还有几位女医护被剃光头时落泪。最后宣传视频中,剃成光头的14位女医护们战成两排大喊“加油”。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Weibo

甘肃官方将这些医护称为“最美的逆行者”,她们是甘肃援助湖北的第三支医疗队,剃光头是集体出征仪式的一部分。

该视频引发了反感和愤怒。女权主义者们狠批传统上重男轻女,大男子主义横行的甘肃消费女性;学者则呼吁,是否自愿剃头是一项基本人权,应得到尊重。

曾作为护士的微博用户“内-向-小-太”评价道,如果不是手术,(头发)只要不妨碍穿戴隔离设备不外露,符合规定就可以了。剃这么光溜根本没必要!

“就是拿别人的自愿牺牲,给自己医院也好媒体也好政界也好,当噱头作秀!”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中国媒体宣传河南采取措施严控武汉返乡人员 ©Weibo

微博用户“肆口大綿羊”说: “连做人的尊严都得不到保障,这种形式主义让医护人员和医护人员家属寒心。不知道保护她们的措施做的怎么样,这种脑残新闻不想再看到。”

《每日甘肃网》顶不住愤怒之极的舆论压力删除了原微博。。

2月5号开始,中国中宣部就调集300多名记者深入湖北和武汉一线进行采访报道。几乎在同一天,中国国家网信办指导有关地方网信办依法查处违法违规网站平台及账号,这意味着此前自媒体、门户网站等平台不能再自采内容,所有的报道需要听指挥,统一口径。

武汉官媒的“三大奇文”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Weibo

300位官媒记者进场湖北约一周后,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的表现让人瞠目结舌,发布了被公众热议的“三大奇文”。

2月11日,《长江日报》旗下门户网站汉网发表《“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的文章,掀起第一轮舆论批评。彼时公众正在指责武汉领导班子抗疫不力,应该换帅,而汉网却要为市长暖心。武汉市长周先旺被指处理疫情不当、存在瞒报问题,并且在一月底的新闻发布会上,错误佩戴口罩引发公众对武汉领导管治能力低下的质疑。

日本的捐赠物资包装上写有优美古诗词,在获得中国公众的一致好评时,疫情重灾区的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于2月12日发表《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的评论员文章招致骂声一片。引爆民愤后,该文章已经被下架。

也在同一天,武汉机关报发表《流产10天后,武汉90后女护士重回一线》的文章引发民意反感和愤怒。公众质疑武汉官媒漠视医护生命和人权。官媒不报道一线医疗资源缺乏,医护感染的事实反而想引导民众被流产十天重回一线的故事感动,结果适得其反。

中国各省的医疗队还在源源不断地援助湖北。疫情初期,中国官媒就将这群人称为“最美逆行者”,彼时公众还有所被感动。但因政府瞒报和压制消息造成疫情失控,前方医疗资源紧缺,医护相继感染和死亡后,中国开始出现反思“不惜一切代价”这一做法的声音。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Getty Images

“加油中国”背后的事实错误

2月15日中国官媒中国新闻网的微博账户发布《湖北武汉迎来降雪》组图稿中,出现一张武汉某小区雪地出现“中国加油”的图画。此文随后被中国的青年网、环球网、光明网等媒体转载。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Weibo

同一天,中国辽宁省大连市广播电视台旗下的“新闻大连”公号发布的新闻也出现同一张图片,但显示为大连某小区。

但经网友多方查证,上述媒体发布的中国加油图片都发生在山东寿光。此后中国新闻网道歉,大连的公号删除照片。

20天的婴儿会说话

还是在2月15日,中国陕西都市生活类报纸《华商报》旗下的“华商汉中”头条号发表稿件《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却主动申请投入抗疫一线……》原文中,出现刚出生20天不到的双胞胎孩子会说话,问“妈妈干嘛去了?”该文引发公众愤怒,认为写稿人不顾读者智商乱编,随后该头条号发表致歉声明,称因工作仓促出错,将两个事件混淆所致。

声明的末尾写到,舆论宣传无小事。

发表评论